博客网 >

 
 

花园里很漂亮,充满了法国的气息。
Ruki和戒跟在葵和丽的后面。花园里穿着正装还在交谈的人们忽然安静下来,接着是一阵惊叹。

“葵先生身边的是丽?!”
“是啊,好漂亮,居然是这么漂亮的男人啊。”
“传说中的设计主管?!好漂亮,我还以为是个胡子邋遢的流浪艺人呢。”
“后面那两个是?…”
“听说有一个是葵八年以前在美国慈善机构捐款之后领养的儿子呢…”
“啊?…葵先生这么年轻就…真是可惜?那么是哪一个呢?…”
“不知道哎…”
“我猜是穿蓝色和服的那个,很有王子的样子啊…”

艳丽的玫瑰花瓣从天而降。落在丽的睫毛,丽妩媚地笑着,葵轻轻帮他拿下去。这一切,戒看在眼里。

“这个就是葵先生家的两位少爷吧。”一个穿着白色西装的男人端着香槟走到葵面前。葵回过头,才看到戒。戒依旧微笑着,“葵…父亲……”戒看了眼丽,又改了口。Ruki叫了声叔叔,似有些不情愿。
 “葵,你的儿子真是越来越漂亮啊。” 丽走到戒的面前,俯下身,用水一样的眼光看着戒,“戒好久不见了,今年应该是有17岁了吧。”听到这里,戒和葵对视了一下,戒的眼睛慌忙躲开。
“我和丽还有些事情要谈,这里是丽的家,你们不要到处乱跑。”葵看了眼已经走到一边等着他的丽,又转过来俯身下来, “戒,尤其是你,穿成这样,小心一点,呵呵。一会儿我回来找你。” 葵温柔地笑着,很小声的说。戒的心里只是咯噔一下,忽然有种想哭的冲动。

 

宴会上,所有的人,都在向葵祝贺着,除此之外,他们赞美着丽。葵的手,没有离开过丽的腰,两个人手中的酒,换了一杯,又一杯。而每一杯,葵都亲手调好,端给身边的丽。丽侧着头,温柔地笑着。
……
Ruki坐在戒的旁边,沉默,还是沉默。
原来戒他…已经喜欢了…葵。Ruki侧过脸,看着戒,正在伤心的戒,长长的睫毛上挂着的眼泪,马上就要滴下来。
“戒…”Ruki伸出手,想要擦掉戒脸上的泪水,戒躲开了。
他不让他碰他。
Ruki的心里有点疼。
“戒,我们出去走走,不要看他们了…”Ruki站起来,走到戒的面前,挡住了他的视线。Ruki身后不远处,就是葵和丽。抢过戒手里空了的酒杯,Ruki又一次拉起了戒的手,那只手,好冰凉,冷得Ruki的心又跟着痛了。
戒没有反抗,起身被Ruki朝外面拉去。

连个人走了两步,又忽然停了下来。Ruki撞到一个比自己高的人的胸骨上。是个男人,穿着淡粉色的西装,打着黑色领带。
“鼻子…痛…”Ruki揉了揉鼻子,“你他妈走路没长眼睛啊?!”Ruki抬起头,一张熟悉的脸出现在自己面前。
“Ruki,好久不见。”男人不由分说地把Ruki抱过来,一个吻落在Ruki的鼻子上。

 

“雅?!”Ruki没能躲开那个吻,脸已经变得通红。想起自己在酒吧打工的时候,就被这家伙趁机占了不少便宜。只是…分开一年了,偶尔也会想想他。可是…他怎么会在在这里?!
“你这家伙,怎么在这里?!”Ruki反应迟钝,这才想到推开紧紧抱着自己的雅,回头看到身后的戒还愣在那里。
“我是你叔叔请来的客人啊,呵呵。”雅看了眼远处的葵,伸手摸摸Ruki的头。其实这家伙头发很软,好久没摸到了。
“哦,那你进去吧,我们要出去了。”Ruki有些失望,为什么?或许是知道雅不是特意来看望自己的吧……Ruki摇了摇头,不要胡思乱想,要赶快带戒离开这个伤心地。拉起戒的手,Ruki又对雅说;“你不要和叔叔…我是说葵,不要和他提起看到过我们。”
雅笑着点点头,又说;“你们要去哪里,不如我送你们好了。好人做到底,我来这边,其实也没有什么正经事,呵呵。”雅的笑还是以前那样,总透着不怀好意,不过Ruki直觉,他应该是好人吧。
Ruki回头看了看戒,拉起他和雅走出了花园。
一辆银色的GranTurismo S停在对面的车库,老米坐上去,从反光镜里,看着Ruki用担心的眼神看着身边的戒。就是这种眼神,让雅心里一阵烦乱。

 

Ruki的心里,一样烦乱。戒的看上去,好不容易平静下来。
“戒,你不要放在心上,叔叔他只是逢场作戏罢了。我们找个地方自己玩一下,晚上再回去。”Ruki拍了拍戒的肩膀。戒用力地点点头,挤出一个微笑,Ruki才算是有些安心。“雅是我几年前就认识的朋友了,我们可以放心和他走得。”
“嗯。”戒又点点头。
……车上又是沉默,雅打开CD,里面是吉他的solo。
Ruki游走的思绪又挂到开车的男人身上。他…原来和叔叔是认识的,他们有什么关系?下属?伙伴?对手?…可是那样的话,他为什么要收留我,后来又为什么让叔叔找到我,把我带走?即便说我被带走的那天,他不在PUB,他一早就知道葵是我叔叔,为什么不找我回来……Ruki带着满脑子的问号。碍于戒的情绪,Ruki始终没有开口问。
窗外的景色从海滨逐渐变成城市里的霓虹,车在一家看似是娱乐场所的地方停下来。
“总裁。”门口穿着晚礼服的女人向雅鞠了个90度的躬。
总裁?!Ruki回过头看着雅。这男人果然和叔叔一样,都是很厉害的生意人,自己以前小看他了。不过…他要比叔叔年轻好多才对。
雅没有说话,搂着Ruki的肩膀。这次Ruki没有反抗,只是外侧的手一直拉着戒……好奇怪的动作,Ruki夹在两个人中间,一阵不自在。

 

“这个是…戒,是么?”坐在日式房间里的客厅里,雅才开口说话。
“嗯。”戒点了点头。
“很腼腆啊,Ruki喜欢这类的男孩么?”
天啊,雅他…问得这么直白?!
Ruki站起来,“雅,你说些什么?!”他一定是疯了,居然在这个时候问自己这种话。
戒只是低着头,谁都没有看。
雅也站起来,搂过Ruki,凑到他的耳边,“呵呵,没什么,我随便问问。”
Ruki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雅。雅他为什么…是这种眼神。有些可怕的眼神。
屋子里的空气凝重,又沉默了好一阵子。
“对不起…Ruki。”戒起身向门走去,“雅先生,请问,你这边有酒吧么?”
……


居然喝醉了。
等雅下来酒吧里,已经是十二点了。
戒坐在长沙发的角落里,还有些意识,而Ruki似乎已经不省人事。
雅早就料到,所以一直要人跟着Ruki。以前在PUB里,Ruki就是没有酒量的。果然是…舍命陪…君子。
“Ruki,Ruki。”雅推了推Ruki,没有反应。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披在他身上,雅抱起Ruki,看他的头抵着自己的肩膀,一时间有种幸福,恍如稀世珍宝失而复得。整了整他凌乱的头发,雅朝门外走去。
出门的时候,雅犹豫了下,回头看了看还在沙发里迷迷糊糊的戒。他和…Ruki…雅摇了摇头,示意身边的人把戒也带回去。
Ruki的手抓了下雅的衬衣,雅侧下头,听清了那个含糊却刺耳的声音,“戒…”Ruki叫着。
“放下他!”雅皱着眉,回头对身后已经准备抱起戒的随从喊了一声。
雅的步子带着不甘,冲出酒吧。
戒,对不起了,你不要怪我。
听天由命吧。
谁让你是葵的儿子。谁让…Ruki他喜欢你。

 

 

 

 

 

 

 

 
博客网版权所有
<< / PART1销魂宴 日本,三重县...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xxxblxxx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