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再说这些日子葵的情况,丽虽然日夜照顾,无微不至。公司那边也出钱全力救治,葵的病仍然是日益恶化。院方说,这种急性的白血病最多撑不过两个月。虽然有不少歌迷愿意捐骨髓给葵,但是配型很难符合,而且手术的风险确实很大的。面对这样的葵,丽终究也束手无策,尽管心里已经痛得不能呼吸,却还是要忍耐。他知道,自己不能在葵面前倒下去,平日里温柔的丽,此时变得那么坚强。而流鬼怎四处奔波,向国际医疗机构求助,希望能够尽全力挽回葵的生命……

 

将近一个月里,持续的高烧、贫血、呕吐、肺部感染和关节疼痛早已折磨得葵不成人形,精神也几近崩溃。眼看平日里沉稳的老大哥,变得越来越脆弱。

这次葵也是好不容易才求医生放他来看戒一眼,其实,只要是葵要求的,丽都会竭尽一切去办到,无论他心里是什么样的感觉。丽的爱似乎从来都是这样,好像是妥协,事实上是坚强……

 

“戒,葵来看你了……”丽扶着一定要走着进来的葵。这样的葵,好像当初泠太生病时的戒。原来,这真的是,爱。

“戒……”葵尽量用有力量的声音去说话,可干哑的声音,让他想要咳嗽。

“葵你来看我啦,我住院那么久都没见你来看我啦……”说着,戒朝着葵说话的方向看去,“葵你过来啊,我最近好想你噢。”

葵欣慰地看着戒脸上挂着熟悉的笑容,这是……田边的笑。

葵被丽搀扶着走到戒的床边坐下,葵玩笑地掐了掐戒的脸。戒象征性地“哎呦”了一声,一切好像什么都没发生。

“葵,戒现在看不见了。葵,你最近好么,怎么都没来看我呢?”戒一连担心,问个不停。“你发烧了是么,好了没有?是不是为了看我就耽误休息了?”

戒的手向葵的方向摸去,“你不要乱动……”葵的身体一阵疼痛,顿时觉得头晕目眩。

“葵,你怎么那么热……你坐在我旁边,感觉你好像……”戒要去伸手摸葵的时候,葵的胃里忽然一阵翻腾,忽然站起来要冲出去,一个踉跄,要不是丽上来扶他,恐怕这一摔又是一次恐怖的出血。戒的手抓住了葵的衣服,这个手感……眼睛出了毛病的小戒,其他感官都异常敏感,再加上住了这么久的院,他完全摸得出来,葵穿的还是…病号服。

“葵,你还在生病?!……是么!?严重么!?你怎么不好好休息呢,我很快就出院了,那时候,你再来看我好么?……”

戒,你怎么知道,葵恐怕永远都不能走出这家医院了,他只是想……看看你。现在只是,看着你就够了。

“戒……我……”葵一句话没说完,暗红的血就顺着嘴角留下来。

“葵,你怎么了……”戒听到葵如此奇怪的声音,本就敏感的他,感觉一阵恶寒。

所有人沉默,戒分明意识到有什么事情不对……

“葵,你很严重是不是,葵!"戒爬起来,两只手在半空中摸着。

泠太本来看葵来了,不想和戒太亲近,怕刺激他。只是,看着病床上这样的戒,心里万分不忍,跑过去一把抱住他,怕他率到床下去……

“没事,葵只是发高烧,太虚弱了……”丽也过去揽住了戒的肩膀。

“是……这样么? ……”戒水汪汪的眼睛看着泠太那边,虽然明明知道戒是看不到的,但是布条还是觉得他会看穿他,于是就扭过头去。

“嗯……是的,丽,你先扶葵回去吧。”泠太的手抚着戒。

 

一周之后……

“他现在可以出院了。”医生拿着病历,站在戒的病房里“虽然他的眼睛还看不到,不过应该是等脑子里的淤血散了,自然就会好了,注意不要吃影响血压的食物,不要吃海鲜,头上的小伤口过三天左右可以拆开,伤口不能沾水,一天换一次药。腿伤也只是外伤,只是伤口在膝盖上,走起路来回比较痛。就这样……”

泠太皱着眉,点了点头。

“呵呵。”

“戒……”布条坐到床上,搂着不安分的小戒,在他的额头上落下一个温柔的吻,“戒…谢谢你。”

戒瞪大了眼睛“谢我什么?”

“谢谢你好起来,谢谢你能给我这个赎罪的机会……”还没等布条说完,戒纤长的手指已经压住了布条的嘴,“Reita……不要再离开我,我就满足了。”

“对了,葵他还没好么,怎么没来么……”戒开始追问。丽正在为这件事情头疼,要怎么告诉戒呢……

“戒,我回来了!”Ruki老远地就嚷嚷着过来,差点儿让护士给轰出去,“戒,你今天出院,我特地赶回来。”

RUKI,好久不见啊,真的是好久都没有‘看见’……”戒一想到自己什么都看不到,又不免有点儿失落,不过很快又被出院的喜悦冲散了。

“给戒买个轮椅推回去吧,他眼睛看不到,不方便,腿也一瘸一拐的……”Ruki蹲下来很轻地摸了摸戒的膝盖,“还疼吧。”

戒摇摇头,“不疼了。”

“我去拿轮椅。”Ruki站起来。

“不用了,我扶着戒。”

“不用了……”

布条和戒同时说出的这两句话,让戒一时间有些羞涩,忙解释道“我的腿已经不疼了,而且医生说多活动比较好。”

“我什么时候说多活动比较好了”医生小声的嘟囔了一句。

 

本以为Ruki开车来接,就不会走路一点儿风声,谁知到医院还是被Fans和记者围得水泄不通。好不容易在警察的掩护下冲出医院,车刚开回到酒店,门口又是一大群的记者……

“怎么办,没有葵顶着又……”流鬼话一出口,就发觉丽的表情不好,硬是把后半句话噎了回去。

“我们不能住在这儿了,也不能换酒店,换了也是一样,戒需要静养,只能找这边的朋友。”丽看了看车窗外如狼似虎的Fans们,才作出这样的决定,“可是……我们这边都没有朋友,公司里也没有人住这边吧……”

布条摇摇头,流鬼点了只烟,“MIYAVI……”,话音刚落,流鬼从镜子里看到了丽的表情,差点儿没让烟呛到,补充说“我是说,MIYAVI在这边的别墅区有房子,我们可以住到他那里。”

丽想了想说,“可是……MIYAVI还在国外巡回,我们怎么去呢?”

流鬼把车开出人群,轻轻咳了两声,慢慢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我有钥匙。”

戒绷不住地笑了出来,布条和丽早已经奸笑得让流鬼浑身不自在了。

 

半个小时后。

豪华,不愧是MIYAVI。没进花园还能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Ruki很熟悉的味道。

“小心,”布条右手环着戒的腰,左手紧紧握着戒的手。戒慢慢地走上门前的台阶。

流鬼从口袋里掏出钥匙的时候,故意回头看了眼丽,丽脸上已经是奇怪得不能再奇怪的表情。流鬼知道这种事情越描越黑,只能硬着头皮把门打开了。

 

流鬼一进门就忙着去打电话给MIYAVI,丽悄悄走了去看葵,布条扶戒到了二楼的房间。

 

Kai,累么?”布条扶着戒坐到床上。戒微笑着摇摇头,脸上却有了几丝虚汗。

“都是我不好,应该让你坐轮椅回来的。”布条心疼地说,“你的腿是不是还疼?”泠太的手滑到戒的膝盖上,感觉那双腿有些发抖。

戒低下头,过了会儿,慢慢地凑到布条的耳边小声说了一句话“我想让你扶着我。”

Kai……”可怜的戒,到现在,依然还是对自己这么温柔。

Kai,今天换药了没有。”

“没,我急着想出来,就没让医生给我换。”

“我去拿药……”

 

揭开戒额头上的纱布时,戒轻轻地皱了皱眉头,布条的心揪了一下,手停了下来。

“还疼?……”布条的嘴凑过去,轻轻地吹着戒的额头。

戒摇了摇头,“没有……”

布条看着戒眼睛里水汪汪的点点眼泪和白皙的额头上渗出的血迹,看着现在的戒清瘦和苍白的脸,再也忍受不了心里的疼,将戒拥在怀里……

这都是我干的!都是我啊!我真是混蛋啊!……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怎么能让你变成这样!我怎么那么混蛋!戒,相信我,我也疼着!相信我,不会再做伤害你的事!”

Reita……不要在自责了,戒会好起来,努力地好起来。”

Kai……”

“戒还要和Reita去北海道,去迪斯尼……给Reita吃戒亲手做的料理……Reita,那天,我真地听到了,只是我没有力气睁开眼睛,我真地听到了啊……戒当时,只觉得自己在做梦,Reita会来看我,就像是在做梦啊……戒只想睁开眼看看你,可是怎么也醒不过来,我一着急,就哭了……”

此时此刻的泠太,早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他知道自己为小戒带来的伤痛,已经是自己一生一世最大的罪过和悔恨了,可是戒—他还是那么温柔,那么的体谅自己,那么义无反顾地……爱着自己。

Reita,戒真的爱你,想要看着你,靠着你,无论你是什么样子,戒想要看到会哭会笑的Reita……只求Reita不要再嫌弃我,只要Reita……”

傻傻的戒,我怎么会嫌弃你呢……

Kai……我怎么会嫌弃你呢,我从来没有过这种想法啊,我只是……只是担心自己这样残缺的身体,怎么去照顾你……没想到,却伤了你。Reita再也不会离开你,再也不会了……”

两个受伤的身体抱得越来越紧,彼此舔舐着伤口,一对这世上最傻,最纯的恋人……

 
博客网版权所有
<< PART1销魂宴 日本,三重县... / 轻轻推开病房的门,戒还靠在床上,...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xxxblxxx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