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轻轻推开病房的门,戒还靠在床上,那么静。白净的脸迎着阳光,那么美。看得泠太有些痴了,痴得想流泪。他这么完美,竟然爱上了自己,然后…被自己害成现在这个样子。

听到门的声音,戒转过头来,脸上是久别的微笑,仍然漂亮、纯净。

Reita,是你么?…”

是的,戒看不到了。

泠太看着戒冲自己笑,温和得让整个冬天升温。一双黑幽幽水汪汪的眼睛看着自己的方向,焦距却在更远的身后…

“戒…”泠太快步走过去,“是我,我来了。”拉住戒伸向自己这边的手,很紧很紧地抱住了他。…忽然就泪流满面。

 

某个晚上…

“戒,你摸,这个Tady熊…已经洗干净了。”

“好软啊…好舒服。”戒的脸贴在长毛茸上,真是可爱得不得了。他还是个孩子,笑得好甜好甜,那么纯洁。

“戒,你会好起来的……”泠太心疼地搂着戒,手抚着他柔软的头发。

“……”

“戒,你怎么了。”

Reita,我好想摸摸你,你的脸,可以么?”戒的声音透着不做作的撒娇。

“嗯…”泠太很轻地拉起戒的手,好像那是一捧水,柔软还有些单薄的手拂过自己的脸…

戒乌黑的眼睛在月光下更是让人心中一颤,白得有些病容的脸,纯纯的笑着…

只是这笑容,在戒的双手触到泠太时,霎那间消失了…

“泠太,你瘦了。”

戒的手滑下来,搂住泠太的脖子,一下子倒在了他怀里……额头顶着布条还算宽厚的胸膛,好暖,眼泪止不住又顺着脸部完美的弧线滴下来……

“戒,你又哭了…”泠太心里一揪,拇指轻轻拭去还带着体温的泪水,“戒,不哭……”

泠太低下头,贴着戒软软的头发,嗅着戒身上药水的香味…戒,我要怎么疼爱你。

“戒…”泠太低沉的声音在戒的耳边磨蹭。

“泠太,我…好害怕。如果戒再也看不到你……如果……再也看不到你,戒不如去死了……”戒的话说出来有些冲动,但更多是有些胆怯。

“戒…无论戒变成什么样,我都要好好照顾你,疼你,爱你,一辈子,下辈子…绝对不让戒再伤心了,不会让你哭了……”泠太吻着戒的脸颊,泪水咸咸的,只有伤心的泪,才是咸的。是的,他伤了戒的心。他真是混蛋。

“泠太…对不起,是我太任性了……应该由戒来照顾Reita的……都是戒不好……”戒的声音越来越小,然后是努力控制的微微的抽泣。

“戒……”

泠太的眼泪再也藏不住,落在戒的脸上……

天啊,戒……你一直在这么自责这么……

为了根本不是你的错而自责……为了我这个没用的、总是伤害你的人……你竟然这么对待你自己……

天啊……

“泠太,你哭了……我把你弄哭了……对不起…”戒的声音越是慌乱,泠太的手抱得越紧。紧得让戒有些不知所措。戒还在想着,泠太他没有怪自己么,怪自己拖累了他…

“戒{ԌE{Ԍߚ错……我没有怪过你啊,我怎么会怪你。我这个笨蛋,只是……只是不知道怎么去保护你,疼爱你。我好想替你,承受一切灾难,到头来,却让你这样自责。你居然不懂得来怪我,你不怨我么?为什么你不懂得怨我,却要折磨你自己。……戒……”

听着泠太的话,戒已经是这世上最幸福的人。他怎么也想不到,泠太还愿意说“保护他”“爱他”这种话,自己明明是那么任性地给泠太添了麻烦。

“……泠太……”

戒拽着布条的脖子,慢慢地撑起来,两只手将泠太的揽到颈前,轻轻侧下头,一个凉凉的无比温柔的吻,落在泠太的额头,然后是眉……眼睛……鼻子……唇……慢慢的,戒并不熟练的动作,一点一点触动着布条的心……

戒……

Reita,让戒来照顾你……

当戒的吻落到泠太的肩膀时……忽然停了下来……

“泠太…我…我看不到…”

泠太笑了笑,眼泪流下来,又擦掉。

他明白了他的意思……其实,戒还是那么纯洁……他还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去做……

泠太轻轻将戒的身体放在床上……

“泠太,握着我的手,抱着我,不要离开我,我看不到……我…真的很害怕……”戒睁大的眼睛又流出眼泪。

泠太直至这时才知道,原来,戒,无时无刻不在恐惧着。怕自己会离开他,怕会看不到自己。

“戒,我不会放手的……永远……永远”

 

布条小心翼翼地呵护着戒,每一个动作…都恐怕伤了这瓷娃娃一样的可人儿……

戒的身体在布条的调教下,不再僵硬……

戒生涩的动作和不断流出的眼泪,让泠太一阵阵的心酸……

他只能轻一点,再轻一点。而戒只是轻轻皱着眉。

戒平生第一次被男人的胴体抱住……这个人就是Reita……是他一直想要亲近的泠太啊…他最爱的人…

 

月光的笼罩下,戒尝到了幸福的味道……

 

早上,其实已经是上午,只是外面下起了雨,天色阴霾,但也安静。

雨水点点滴滴打在窗户上,留下的雨渍,好像戒脸上未干的泪痕。

“戒,葵来看你了。你的泠太不知道哪里去了,Ruki打电话来问,说他一晚上都没回去,是不是跑来你这里,呵呵。”丽话音刚落,就停在了病房门口。

病床上,分明躺着两个人。地上是泠太昨天穿得的牛仔裤和戒的蓝白色的病号服。

灯都没有开,还在睡?

丽给了葵一个眼神,然后把轮椅停在门外,示意他先不要动。

丽小心地走了进去。

 

走到床前,才借着穿过窗帘的冷光看见,被子里的戒蜷缩成一团,头侧枕着一只手,另一只在被子下面的手搭在泠太的腰上,额头顶着泠太的下巴,微微的皱着眉头。

“嗯?”布条伸出手,揉了揉眼睛,先是感觉有点儿凉,抬起头想要看时间,才发现丽就站在前面。

“恩…咳…”丽绷着一张快笑喷了的脸,歪了歪头,只见戒也慢慢地动了起来。

“泠太!”戒几乎是惊醒,一下子坐起来,雪白的上身暴露在空气里,不禁打了个寒颤。

“我在…”泠太犹豫了下,还是抱住了戒。

戒放心地靠上去,“我还以为你走了。”戒的声音带了些疲惫。

布条不好意思地又搂了楼戒,轻轻地抚着戒软软的头发。

丽做了一个“不要出声”的动作,蹑手蹑脚地出去了。

“屋子里有人?”戒抬起头,惊讶听周围的动静,然后拉了拉被角,脸红了起来。

“没有,就我们两个。”布条拾起地上自己厚一些的衣服给小戒披上。现在的戒,已经是自己的人,可爱得很。

“不过…一会儿丽他们说不定会来看你。”泠太这才想起……葵生病的事情要怎么和戒说。

不由得想要叹口气,可看看戒,又感觉好欣慰……

 
博客网版权所有
<< 再说这些日子葵的情况,丽虽然日夜... / 此处文字颠覆。 含HH、SM、...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xxxblxxx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