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此处文字颠覆。
HHSM、乱伦、诱僧etc.
不萌勿入。
人物设定:
原乐队关系不予保留。
葵(28):某戒(17)的养父和某小鬼(16)的叔叔。
丽(28):某葵公司设计主管兼职情人。
泠太(20):某带发修行僧人,法号?…明朗。
老米(20):某葵商业对手。
情结取向:UAKReMRuK

 

楔子

水蓝之媚(AK

美国新泽西州BLUE&SONG海滨别墅区。

又一个早上。
阳光已经晒进了二楼,慵懒地在宽敞的睡房里铺开。
淡蓝色的墙总是在这个时候格外明朗,上面瓷制的壁灯还亮着浅浅的白光。乳白色百褶的床单垂到鹅黄的长毛地毯上,干净得有些晃眼。
 
水蓝的蕾丝帐子里,睡着一个最多十岁出头的男孩。

“呃……”下体忽然袭来的欲望,让男孩皱了皱清秀的眉头。淡蓝的阳光倒映在男孩还带着睡意的大眼睛里,黑得让人心中一颤。“父…父亲。”他先是惊讶地看着眼前这个男人,随后红着脸低下了头。
男孩拉起被子,身体蜷缩在帐子的一角。
“不是说过了,不要叫我父亲。要叫我‘葵’,我有那么老么?呵呵。”葵的手掀起男孩的上衣,炙热的呼吸吹在男孩脸上。柔软的舌头,舔舐着他胸前粉红的凸起。另一只手伸进男孩蓝色的睡裤里
 ,在那个最敏感的地方,不断磨蹭。“真是听话,越来越硬。”
“啊…不要…呃…”不成熟的身体被陌生的快感充斥着“不要…葵…呃
 …不要!不可以!”男孩瘦弱的身体没能推开葵,一个踉跄摔倒了地毯上。
葵舔了舔手上乳白色的液体,站到床前,心疼又无奈地看着他。只能抱起眼前这个还有些发抖的男孩。
“对不起,戒。”
戒的手环在葵的脖子上,泪水打湿了葵白色的衬衣。
葵的眼睛依然是那么深邃,无比温柔的笑着,让戒感到安心。“戒,你究竟还要我等多久?”
“葵…我……”戒的声音有些胆怯,“等戒再大一些……三年,好不好。”
轻轻的吻,落在戒雪白的额头上,“好,三年,等到戒十七岁的时候。”

 

 

玫瑰的诱惑 (AU

夜,可以黑得让人迷乱。

“丽,你真让我吃惊。”
丽妖异地一笑,接过葵刚刚调好的鸡尾酒。
“葵……呃……”不安分的左手环住丽纤细的腰肢,葵含了一口烈酒,吻上丽两片火热的唇。
月光照在丽渲红的脸颊上,妖娆的丽,乱人心绪。空气里,弥漫着丽身上散发出的狂野的诱惑,还有玫瑰撩人的香气。

Rose
 Dream”葵在圣特鲁佩斯的私人花园——丽的杰作。只六个月的的时间,丽就完成了RD所有的设计和工程。仅仅是包围了那白色哥特式二层主楼、一眼望去可以托起明月的玫瑰丛,就花费了葵近百万法郎。
正如葵每次看了丽的设计都会说的那句话,“你很贵,不过……也很美。”丽对于建筑的每个设计,都能带给葵意外惊喜,随之而来的,就是葵得以在生意场上的叱咤风云。

“呃……葵…不要……”洒在身上的酒,又给葵添了几分醉意。“啊…葵……”落到地毯上的高脚杯,绊倒丽的时候,他的手紧紧地拽住葵黑色的领带,两个人一同倒在了绵软的布艺沙发上。
葵疯狂地撕扯开丽紫红色的衬衣,“说你要我,丽…说你喜欢我。”丝绸扯断的声音和着丽较粗的呼吸声……
“呃……葵……我喜欢你……”
……

 

 

沉沦—遇见(MR清水)

未成年人进入声色场所。是什么后果?
流鬼笑得有点儿苦,却还是犹豫了一下,最终推开了那扇半开着的古铜色雕花的门。踏进去的那瞬间,Ruki整个人都被里面“咚咚”的低音炮淹没。
……
That
 Boy”横跨东京最繁华的街区。
白日里人山人海,购物、赌场、CS野战。晚上灯火通明,D厅、影院、歌舞伎通宵达旦。
而传闻却是,这条半径将近一公里放射状的繁华商业区,最大股东都是同一个人。一个据说还很年轻的男人——石原。

……

“你叔叔?”男人吸了口烟,似是好奇地问。
“是的,我叔叔。”流鬼叹了口气,“现在来接我的人,应该已经发现我不见了。”
Ruki
打量着眼前这个刚刚救了自己的男人,他的身上似乎有着与生俱来让人无法抗拒的气息,Ruki忽然有种冲动,想要把什么都告诉他。
……
两个星期前,Ruki的父母在海难中过世。当然,一对白领夫妇,并没太多的钱留给Ruki。再加上Ruki只有14岁,所以只能让松本家唯一健在的长辈,Ruki定居在美国的叔叔来接他出国念书。
在日本长大的小鬼,自然是不愿意离开本土的。
“而且,听说他已经有一个儿子了。很有钱又怎样?钱富裕,爱不一定也富裕。我不想做人家累赘,说不定到最后还会被赶出来。”Ruki说到这儿,脸上挂着点儿无奈。
“所以你就想来我这里打工?”男人笑了笑。
“嗯……可以么?!”
 Ruki用企盼的眼神看着眼前的男人,随后又转向失落。
男人用温和但是敏锐的眼神打量了眼前的男孩,红色T-shirt,牛仔裤,还只是个黄毛小子,身后背着的吉他和他很不成比例。“你是未成年,我不能收你。而且,刚刚你也看到了,在我这里工作,不安全,我能救你一次,可不一定会有第二次。”
 

……

就在刚刚Ruki走进D吧的时候,台上有一支东京本土很有名的地下乐队在表演,Ruki要了一听可乐,想要坐下来慢慢看。
“你干什么?!他妈的!”Ruki刚刚拿起的可乐,被眼前这个高出自己一头多的男人抢过去。只是他刚刚喊出来,就被几个穿黑色西装戴墨镜的人架了起来。
“放开。”男人的声音为柔的不带棱角,“我救了你,你不但不谢我,还骂我?哎呀呀,真是的。”男人凑Ruki很近,呼吸间竟然有种说不清的香气,竟让Ruki有了踏实的感觉。
他恐惧的眼光转向迷惑,看着眼前的男人。酒红色的长发垂肩,唇上由黑色的金属环,光线很暗了,却戴着黑色的墨镜,“真是耍帅”Ruki暗暗鄙视。不过…确实眉清目秀,很有气质。看派头,似乎也很有来头,可是年纪,大概只有十七八岁吧。
“你不要这么看我,一会儿你就明白了。”男人招了招手,远处一个打扮得庸脂俗粉
的女人很嗲地跑了过来。
“少爷呀,今天怎么有空过来啊?……”女人的手在男人身上乱摸着。
简直是恶心!
“这个给你喝,你喝不喝?”男人拿了刚刚从Ruki手里“抢”来的Colo在女人前面晃了晃。
女人扭捏地拿过杯子,闻了闻,用娇滴滴地声音说道:“哎呀,少爷你坏死了。”
男人笑了笑,瞟了眼Ruki,转身问女人:“你倒是说说,这是什么?”
女人淫荡地笑着:“少爷啊,你要是想包我,随时过来就可以了。何必给我喝这种东西啦!怕我伺候得不好么?”
男人从胸前拿开女人的手,“好了,你可以滚了。”
女人哼了一声,抛了个媚眼过来,然后转身离开了。
只留下Ruki愣在那里。
他终于明白了,好险……

“刚才的事情…真的要谢谢你。”Ruki想起来,脸又腾得红了起来。“可是,可不可以再请你,留我在这里工作。”
“这个……”
“求求你了,我真的不想和叔叔走,我都没有见过他。”
“对了,你叔叔是做什么的?”
“我也不清楚,好像是建筑方面的。”
“建筑?知不知道叫什么?”
“城山优。”
男人愣了一下,原来是他……
“好吧,那你会做什么?”
“我会弹吉它,可以么?”Ruki说着,从后面的包里拿出吉他。
一曲奏罢,男人满意地点了点头。
“好吧,你可以留下。我带你出去和大家见个面,以后不会有人敢动你的。”
“真的么?!谢谢了。”Ruki笑着挠了挠头,“哦,对了,还不知道哥哥你叫什么?”
“我叫贵雅,你可以叫我雅。”
……

 

 

 
博客网版权所有
<< 轻轻推开病房的门,戒还靠在床上,... / 楔子BY楼主“清明&...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xxxblxxx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