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大街上车水马龙,戒感到的却是铺天盖地的无助。……我要怎么做…Reita我要怎么爱你…… 
一辆又一辆的车,从摇摇晃晃的戒身边开过去,看得丽心惊胆战。
……
 
…… 


“戒!你冷静!” 葵的手想要伸过去,又猛地收回来。他太远了,来不及触碰,就会消失。
“戒,!不要!”
 丽的沙哑声音被楼顶呼啸风吹得一干二净。
Reita,如果要用我的身体,来换你能接受我的爱…戒,愿意啊。或许,只要戒Reita一样,Reita就不会嫌弃我了。我死,泠太才能回到原来的泠太…”
 
戒单薄的身体,斜坐在白色的护栏上,只要再向前一步,一个角度的倾斜……丽、葵、小鬼,如果还有泠太,这将是他们不能想象的崩溃。
风中,零乱的戒的衣衫、戒的头发、戒的……思绪

戒,愿意…
 
戒只为了等一个人,等到这个人……就不顾一切去争取,不是么 

可是,戒,却如葵一样的,舍了
 
舍了,却不是,舍得了…

戒的泪水,划破天空。尖锐的阳光,割在情的伤口。

如今的葵,终于读懂了戒眼中的那种灵气。
他就如同那幻化人形的狐狸…只是……他为了不去错过……宁可伤害自己……
 

“不要!”
“不要!”
 
还没等葵冲上去,戒已经从七楼阳台跳了下去… 
风好清爽……就像Reita吻着戒一样……

下面,警察叫来的防护气垫,只充好了一半。

下午一点,医院里一片嘈杂。
“外面怎么呢么吵。”
“今天上午送来一个跳楼的病人。”
“这样啊……”
“打扰到您了么,泠太先生。”
“哦,没有……”布条忽然感觉一阵心悸。“那人现在怎么样了?”
“还正在抢救,听说很多骨折,来的时候,肋骨折在肺里,吐了好多血……现在的孩子,动不动就想不开的。”(我说会吐血的…)
……
“是个什么人啊?”
“不知道啊。是个挺清秀的男孩子,两个男人把他送来的。现在的孩子真是的…”
“那人长什么样子?”布条再也按耐不住那种不安,眼睛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恐惧。
“这个…不好形容。对了,送他来的,有今天上午来看您的那个金头发的先生,您不如自己去问啊。来的时候,他手里有张好多血的纸,估计是遗书吧。您的朋友还真是好心啊,管这种事情。”
“纸?你去帮我问下那病人的名字…”
“哦,我听急救室的医生说,是叫什么田边。哦,那两个先生送他来的时候,叫他‘戒’,这样说来,他们好像是认识的……”护士迷迷糊糊地说。
“天啊,戒!是戒…”布条踉跄地拉过护士,想了想又松开手…
“算了,戒……我现在这个样子,还有什么资格照顾你。”
我还有什么资格照顾你,戒,原谅我,你要好起来……你若是有事…我来陪你…

“布条,戒出事了!”丽在电话里,声音有些颤抖。
“他出事关我什么事。”泠太的手,紧紧地扣轮椅边上,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嘴里却依然是这些冰冷的话。
没等丽继续说下去,葵已经抢过电话来“你这笨蛋!你不要以为我们不知道你想些什么……我告诉你,戒现在很严重,非常严重,可能下一秒钟就没命了!万一他有个三长两短,你……你就不怕连他最后一面都见不到么!”
“……”
戒,原谅我,这样我就更不能去看你,你见了我,就会放弃。你要只求我能不再赶你走,可是,见到我……你是不是就放弃了……
戒,原谅我,活下去……
戒,原谅我,你若是……你若是有的什么…我来陪你…

“你不要傻了,我告诉你,你不要想着戒要是怎样,你就去死!我告诉你,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戒昏迷的时候还叫着你的名字!他和你说对不起,他都这样了还和你说对不起!他还在意他不能照顾你!你懂不懂!……你不要想用命来抵就可以心安理得!戒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不会放过你的!我让你活着,在这世间赎罪!”
……
“布条,你去看看他吧……”丽的声音带着恳求(好人啊)。
布条咬着自己的手,血顺着手臂流下来……对不起戒……慢慢地挂上了电话。
对不起……戒……

 

一周后……
“戒怎样了?”刚从德国回来的流鬼一进门就拉着葵问起来。
“医生说,颅内高压,能不能醒过来都不知道。”话音刚落,流鬼的手就松了下来。
“天啊,布条呢,那家伙去照顾他了么?”
“布条一直不肯见他,我们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丽从厨房走出来“一会儿我还要给他送点儿吃的,流鬼你和我一起去看他吧。”
“也好,葵你呢?”
 我去照顾戒。布条生病这两个月,戒都没好好吃过东西,吃了还会吐出来,然后就一个人哭,现在伤成这样,都不知道能不能挺过去……”葵点了只烟摇了摇头,又把烟灭了,拿起沙发上的风衣出了门。

丽和流鬼到了布条的病房,丽的脚步停住了。透过门上的窗户,他看到,布条在哭……(流鬼太矮了看不到?),丽一把推开门,布条回过神来,用手抹去脸上的泪水。
“你们……流鬼也来了。”
“你去看看戒吧。”
“流鬼,你我还是兄弟么,为了他我弄成这样,现在你要我去看他!”
“布条,够了,你别傻了,我们都知道你怎么想的,只是,现在戒他能不能醒过来都不知道,你不去看看他,你会后悔的!你敢说你一点儿都没想过他么!”
“是的,我从来没有想过他!我讨厌看见他那副猫哭耗子的样子!”
“那你刚才哭什么!”
“我……我没哭!”
“你明明还爱他,明明还想着他,明明满脑子都是他,我天天来看你,看你坐立不安(还能立么?),茶饭不思的,你就这么骗你自己,骗我们,骗小戒么……你会后悔的!”
咣!
病房的门被踢开,葵冲进来就着布条的领口:
“你这混蛋!戒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不会放过你!你看看,我一直不想来看你,我不想看见你!可是戒他想你,他送到医院的时候,手里还拿着这个!”
葵丢给布条一张纸,上面有已经变黑的血迹,这是……戒的血……
布条打开那张皱巴巴的纸,上面是戒的笔迹:
 泠太,戒好爱好爱你……戒没有骗你,真的可以,陪着你……
丽拉住葵的手臂“怎么了,葵你怎么了。”
葵转过脸,涨红的眼睛吓了丽一跳。葵的手慢慢松开,从嘴里挤出一句话“戒……他情况不好,可能很快就…”
话音未落,布条涨红了脸,强忍的眼泪夺眶而出,半天挤出一句话:
“带我去看他!”
……

重症监护病房。
蓝色的窗帘,蓝色的床单,清冷阳光照着小戒苍白的脸。
布条心疼地看着眼前这个额头上裹着白色的纱布的戒,微弱的呼吸看不见丝毫的起伏,长长的睫毛……如此平静,好像睡着了一样。只是旁边多了监护的仪器“嘟嘟”的声音,布条看了看,他的心跳很微弱。
布条看着这一切,是自己造成的。
戒……让我现在就死吧……
“戒……”
“我刚刚去问了医生……他们说,这能听天由命,现在什么都做不了……”
“戒,布条来看你了……你好起来,布条不会再不要你了。”丽哭着说。
“丽,我们出去吧……”


布条轻轻地为戒掖了掖被角,用毛巾擦去戒颈上的虚汗。
Kai,对不起……只要你能醒过来,我再也不离开你了,Kai……我爱你……”
布条紧紧握着戒的手,贴在自己脸上,那双手是那么冰冷、纤细……无力……
Kai,你听得到么,你要好起来,你好起来我们结婚,我开车带你去北海道兜风,去伊豆泡温泉,去迪斯尼,去玩儿算命机,还记得么,在涉谷的时候,那里面说我们是夫妻相……”
Kai……我再也不走了,不走了……我再也不欺负你了,你起来打我吧、骂我吧……”
Kai……只要你好,Reita什么都听你的……”
Kai,你醒醒,你好过来……今年Reita错过了,明年还要给你过生日呢……Kai……”
Kai,都是Reita的错,你不要这么惩罚我……”
Kai……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
戒的眼角流出来滚烫的泪……
……
Kai,你听得到,你还有意识……”
Kai,你一定要活过来,我回来了,我再也不走了……”
……
Kai,你瘦了好多,都是因为我……对不起……你好了,我作东西给你吃,土豆派、寿司、鳗鱼……”
Kai……”

“葵!”楼道里传来丽一声尖叫,打破了泠太静静的忏悔,连戒都皱了下眉头。
“丽?!怎么了。”泠太拉着戒的手依然没有松开。
“医生,护士快叫医生!他晕倒了!”
“葵晕倒了?!”布条摇着轮椅出去,看见脸色惨白的葵倒在丽的怀里,脑子里一片空白。
“葵!葵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啊……”丽抱着葵的身体,握着他的手,好冷。
一切太突然,丽不知所措。

 

 


“他属于重度贫血,其他的等血液检查结果出来才能知道。”
医生看着丽“先生?”
“贫血?…
 “葵……”丽愣在那里。
泠太皱着眉头,“怎么会贫血呢?“
“葵从戒生病以来,一直都没有好好休息过,晚上常看他一个人坐在客厅里抽烟,外加要应付那些疯狂的记者,身体撑不住了。”丽拉起葵的手,还是那么冰凉……
……
两天后,葵被诊断为急性白血病,葵的家人得知消息赶来,其中包括,葵的妻子。
Gazette
成员一名重伤,一名昏迷,一名重病……事情在VR界顿时闹得沸沸扬扬,还有人说Gazette被诅咒了……

两周后的某一天下午……
Reita……”
戒的手无力地握了握布条,睡得很浅的布条一下子醒过来,他以为他听错了,那个微弱的声音……
Reita……是你么?”
Kai!流鬼,戒醒了!”布条慌忙地朝门外喊去。正在打偷偷电话的流鬼冲进来,又忙冲出去叫医生。

一番繁琐的检查之后,医生从病房里出来。布条在一旁拄着拐杖,仔细地看着医生的表情,连呼吸都不敢大声。
“怎么样……”这半个月以来,戒一次又一次的死里逃生,已经让布条不敢问下去。
“病人已经脱离了危险期。”医生露出一个安慰的笑容。
布条硬撑了很久的身体终于软了下来。
“只是……”
“只是什么?”流鬼凑上去问,也顺便扶了下布条。
“我们发现病人的眼睛有问题,似乎…似乎是看不见了。”医生看着两个男人惊讶的表情,又无奈的说,“还是要做进一步检查才能知道是神经被压迫造成的,还是永久性失明。”
“永久性失明?”布条听这话,先是一阵心痛,但声音已经是非常平静了。这些日子以来,他实在经历了太多,他只想着,让戒活下来,其他都不重要。如果戒看不到,自己也愿意做他的眼睛,陪他一辈子…
想到这儿,泠太的心里,仍然觉得不舒服,是心痛。

 

 
博客网版权所有
<< 楔子BY楼主“清明&... / 漂亮的满月挂在窗外&hellip...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xxxblxxx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