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葵,很晚了,你去休息吧。”戒看了看出神的优,温柔地说。
 “那戒你呢?你不休息吗?”
 “我还要写日记,写完就睡。”戒收拾着满地的酒罐。
 “那你去写吧,我来收拾。”优站起身,想帮忙。
 “不用。葵,去休息吧。”戒自然地拿回优手里的罐子,“你看你,黑眼圈都出来了。你也不想明天丽见到你这副样子吧。”他笑着把优往楼梯上推。
 “那...好吧。”优无奈地走上楼梯。突然戒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葵......就算你在家里需要掩饰,在我这里,就可以安心地...想丽了。”
 葵猛地转身,只看到戒慢慢进入厨房的背影......
 ......
 一夜好眠。静起了个大早。本以为自己一定是第一个起床的,可是下楼一看,戒已经在准备早饭了。“啊,静,早晨。”他看到静,微笑着打招呼。“戒,早晨。”静回礼,抬头四处望望,“优君呢?还没起来吗?”“怎么会,那家伙今天比我还积极呢,一大早就起来,一直忙到现在啊。”戒笑着指指盥洗室,“在里面整衣服呢。”静有些奇怪,整衣服需要特别到盥洗室去吗?但她还是敲了敲门:“优君,我进来了哦。”
 门被打开,静却愣在了门口。
 “怎么了?静?”戒见她一直不做下一个动作,于是走到她身边,“那家伙在做什么奇怪的事吗?”
 只见对着镜子的人在丰润的唇上涂了最后一抹唇彩,然后姿势优雅地拿起一根细细的针,毫不犹豫地从下唇的左边穿了进去。
 “优君!你这是在干什么!”静担心地大叫,再也顾不了刚才让她惊呆了的,优的奇异装束,急忙走过去,想帮他止血。
 “没关系!静,让葵自己来。”戒阻止了想走近的静。他神色安然地看着优好象不知道疼痛似的,把针转了又转,把唇环装上,再抽出细针。
 “给,湿巾。”戒递上准备好的湿巾,责怪地数落优,“你也不看看场合,看把静吓的。”
 “是我没注意。”优转过妆饰得妖冶的脸,“可是,戒,你知道的,这对我来说,是个仪式。只有这样......”
 “只有这样,你才是专属于他的葵啊......”戒接下了话,不再看他,而是转向了一头雾水的静“不好意思,吓到你了吧。不过因为要去拜那两个人,所以穿这样是必要的,你就原谅葵吧。”“那两个人?就是,戒昨天说的朋友吗?”“恩。静,如果没什么要准备的,那就要出门了哦。”“哦,好。”
 一路上,静近乎痴迷地看着“葵”,由城山优蜕变成的“葵”,那么美丽,那么妖娆,展现着几乎不可能出现在一个男子身上的魅力。这真的是她认识的那个城山优吗?让人完全不敢相信......
 “到了。”
 在静的目光还只停留在葵身上时,他们的目的地,不知不觉已经到了。
 “丽,泠太,我们来看你们了。还带了朋友。”戒笑着看了看身旁的静,蹲下身把带来的便当放在一座墓前,“泠太,我给你做了很多好东西呢。”
 “......”葵的嘴角弯出完美的弧度,眼神中充满了和平时不同的柔情,慢步走到另一座墓旁坐下,“丽......”他轻轻地呼唤着,仿佛稍微大声就会吵醒在墓中沉睡的人。
 “丽,我来了呢......”葵轻抚着墓碑上的照片,轻抚着照片中丽灿烂的笑颜,“不要看我带了一个女孩子来就生我的气,我只是觉得不想欺骗她而已......”
 不看静惊讶的神情,葵笑着对戒说:“戒,这次,是你先来还是我先来?”
 “你先吧。”戒同样带着微笑回答,伸手从怀中掏出了一样东西......
 ......
 “戒!优君!你们在干什么!”
 女孩的尖叫没有打断戒的动作,他麻利地打开手中左轮手枪的弹夹,塞进一颗子弹,合上枪膛后把弹夹转了一圈,然后将枪口对准了葵。
 “戒!你是在开玩笑吧!这不是真枪吧!”静尖叫着,“戒!你疯了吗!你会杀了他的!”说着就想向葵身边跑。
 “不要过来!”葵突然大吼。
 “优君!快跑啊!你为什么还呆在那里!”静紧张得连自己已经流了泪都不知道,见葵没有逃跑的迹象,她拿出手机准备报警。
 “静!不要报警!”又是葵在吼,“别管我们!”
 “可是!......”
 “别管我们就好!求你,在一边看着......”葵闭上眼,“在一边看着就好......”
 本来还想说什么的静噎在那里。她没有听错吗?优君在...求她,求她不要救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戒和他不是朋友吗?怎么会没有预兆就翻脸呢?......乱了乱了,她觉得自己完全乱了......
 戒一直没有说话,当葵一闭上眼睛,他就迅速地扣动了扳机。
 “不!————”
 ......静跌坐在地上,泪流满面。葵依然好好地坐在墓碑旁边,只是眼睛里却只剩一片死灰......
 “戒...你是在干什......优君!”静惊恐地看见葵和戒一样,掏出了一把左轮,做着和戒一样的事,而这次闭目微笑的,换成了戒!
 没等静说些什么,葵就已经扣了扳机。
 “!————”静已经被惊吓地说不出话来,只能无助地看着两个差点就会死的人。
 ......
 “果然,还是这样啊......”先开口的是葵。他慢慢把枪收回去,慢慢地,跪着,挪到了戒身边。
 “他们还是不同意,还是不要我们......”
 “葵......”戒把头埋在葵的肩膀上,脸上的表情已经分不清是笑,还是哭。
 “他们...怎么可以这样......”葵流着泪,环住戒的肩,“带走我们的身心还不够吗?为什么......他们连死的权利都不留给我们......”
 “戒,优君......”
 “那,静。”葵对着好不容易找回声音的静说,“躺在这里的两个人啊,是我和戒的爱人哦。是我们永远永远,都最爱的人......所以,对不起......我不能和你在一起。我的心,早就和那个人一起埋进地下了,所以我已经,不会,不可能再爱上任何人。对不起......”

The reason The boss
 暗室内,四面墙壁都是纯黑色的,壁上挂着的照片都有一片片雪白的轮廓,但在黑暗中,始终看不分明。
 天花板上 大大的水晶吊灯,现在是关着的。
 一个黑衣人恭敬地站在老板椅的旁边。一身黑衣中,只有那件衬衫,白得刺眼。
 “放吧。”诧怪的,从老板椅中传来的,竟是一个女孩的声音,慵懒的,却又带着说不出的兴奋。
 嵌在墙壁上的大荧光屏一闪,光线刹那间充满了整个暗室,照亮了女孩那普通的外貌,和那双闪着野兽办饥渴目光的眼睛。
 春意无边的呻吟,美丽而妖娆的躯体,混杂着一串串痛苦的泪,充斥在这小小的房间里。女孩的双手紧紧扣住椅边,兴奋地低喘着,死死盯住荧幕上——那赫然是戒和丽被凌虐的场面!
 “呼,好棒啊。”不直过了多久,女孩终于发出一声轻轻的,满足的叹息。带着痴迷的眼神看着荧幕,“戒戒和丽丽就是漂亮啊。啊,对了。把copy的送去给那个客人就行了,原版的我要自己保存啊,太好看了!”女孩转过头对身边的黑衣人说,忽然眼中寒光一闪,“要是弄错了的话......”
 “属下绝对不会出错的。”黑衣人吓得一身冷汗,就是老天爷再多给他十条命十副胆子,他也不敢领教她的手段啊。
 “那就好,下去吧。”女孩说着,靠回椅子上。
 黑衣人默不做声地退下去,墙上的荧光屏,放到了丽的尸体被葵抱回家的场景。看着葵那副心死的表情,女孩笑了,满意地自言自语:“这五个人果然很有意思啊,只有那个小鬼,没想到那么脆弱,竟然给我玩失忆!哼!看在他还小的份上,暂时放过他吧。不过,这卷带子肯定是继秀秀之后做的最好的了!”
 “恩,下面玩什么好呢?”女孩撑着下巴,神色茫然地看着眼前的荧幕,“GREY里配对太复杂,虽然我是想看SHINYA那小女人被压住的样子;小A9又都是幼齿的小孩子,唉......”
 “啊,有了!我去弄只豹子来,让它自己选它要上谁!”说着,女孩笑着走出去,拉开的门透进一缕光,正好打在对面墙上的一张照片上。照片中美丽的正在被折磨的肉体,才见着短暂的光芒,就又沉入了黑暗......
......The End......
......Or To Be Continue......

<<月光如水水如天>>番外--------------《生死之间》




我从来没有相信过这个世界上有鬼的,知道我自己变成一只鬼。
我从来没有相信过鬼拥有什么奇异的力量,直到我自己拥有那些力量。
我可以随意地穿过任何物体,再没有什么能成为我行动的障碍。
我可以瞬间移动到想去的地方,再长的距离也不再是距离。
我可以进入活人的梦,不需要任何媒介或咒语就能够窥探他人的心和记忆……
我宁愿我没有这些能力!我宁愿我没有变成鬼!我宁愿死了就是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也好过现在这样!

葵……
我就在你床边。
看着你念着我的名字陷入沉睡。
我没有再进入你的梦。
我不敢再进入你的梦。
我眼见着我的死在你心上划出的伤口越来越大,血流得越来越多。
我眼见着你的眼角有为我流的泪,你的手指张者像是还想要握住我的手。
我不假思索地毫不犹豫地伸出手去,尽管我知道我无法拥住你,我又突然地,猛地停住了,因为我知道我无法拥住你……

葵……
我又何尝不是和你一样痛苦?!
明天……
明天你又要去我坟前和戒轮流试着杀死对方。

葵,你不要去好吗?
请你,不要去好吗?
求你,不要去……好吗……
请你!求你!不要再干那样的事!我不要看到你的死!我没有泠汰那么幸运啊!
你不知道可是我可以看见。每一次,每一次你们在对着对方开枪的时候泠汰都会在戒身后。
轻轻地抱住了他。
即使你本来应该射中戒,泠汰也可以改变子弹的方向。
他是戒的守护灵而我不是你的,我失了贞的身体注定了我不是……
我只能……看着……担心着……
我恐惧得连心都不再跳动,如果我还有心跳;我恐惧得连呼吸都停止,如果我还有呼吸……

我是多么憎恨自己现在的身体!这个灵魂的凝成的,仅仅有一个形状的身体!
我可以穿越任何实体可是我无法再触碰你,我再也无法触碰你!我站在你的前面你却看不见我;你从我的身体中穿了过去……然后,你颤动着,抱住了你自己……我,让你感到冷了吧。我已经没有那样的体温可以用来温暖你,我所拥有的体温再也温暖不了你了……
我也试着进入你的梦。我不能在梦里对你说话,我一旦开口就会伤害你,我毕竟是一只鬼……我用我的笑,我的泪,试着,劝阻你。可是你不懂。我的每一次出现,只会把你的伤口越扯越大,越撕越深!我怎么还敢出现在你的梦里!
除了你我之间的距离,再长的路只要我希望,都可以变成零。只有你我之间的距离,无论我再怎样希望再怎样努力都只会越来越远!尽管生和死只隔了那么一小步!
我们就像一面镜子的两侧,之间明明知识隔了一层那么薄的玻璃,却连再接近一步都不被允许!一小步,就是咫尺天涯……

葵……
我恨自己的命运,我不明白我是上辈子上辈子做错了什么才要惩罚我们!
这么爱。
这么痛。
我早已经不想像我死之前那样,任性地,要你记得我,一辈子都只爱我……想着我只会给你带来更多的痛苦。我现在甚至希望有一天你能彻底地,忘掉我,抛弃我。

葵,刑你父亲说的那样有什么不好……忘了我吧,把我的一切都丢掉吧……就让我真的消失好了!我不要你再这样痛苦!你为什么非要抓住我不放,为什么非要折磨你自己!
为什么……不放过你自己……
我根本不值得你这样的爱……
慢慢地后悔。

葵,我附在吉他上,好不好?你还是,喜欢这把吉他的吧。
这样子,你可不可以,幸福一点……
“丽,不要走……”
我猛然回头。
你哭着,睡着。你蜷缩着抱紧你自己的脆弱,咬着唇咽下你自己的寂寞。
刹那间,让我心痛如绞……

[泠汰]
有的时候我想,上天是在怜悯我们,还是在捉弄我们呢……
让我死去,却又给了我不同与别的鬼的能力;给了我能力,却又定下了让我不得不遵守的约束……
我可以把我的身体变得可以让正常人可以接触可以看见。可是一旦让你看见或碰到我就会失去所有保护你的力量,所以我尽管心疼也只能在你身边默默地看着,你为我疯狂的模样;我可以用我的力量保护你,但是想要使用这种力量就必须承受一个诅咒。
月圆的那个晚上,我会失去所有的意识.这具身体,会陷入另一个“我”的支配。另一个,不记得你,不记得我们的爱,只记得他是一个需要猎取“生气”来生存下去的鬼的“我”……我往往不记得那些晚上发生了什么,只是每次从“那个家伙”的手中重新拿回身体的掌控权,在早晨的微光里睁开眼睛的时候,身边,通常都会是一个失血过多的女人,她们身上遍布的抓挠痕迹,就像是一头发狂的野兽所留下的。一开始我也惊慌过,恐惧过……可是慢慢的,就麻木了……原来,我也不过是一只普通的鬼而已……所谓的守护灵,维持力量的方法,还是一样的烂俗而令人恶心……
戒,这个样子的我啊,还有资格爱你吗……我不敢想象,如果有哪一次,月圆的晚上,我没有来得及从你身边离开,我不敢想象会对你做出什么样的事,第二天我醒来时,你会不会也是一副血淋淋的样子……
所以……所以……对不起,月圆的晚上,我不能留在这里……
“泠汰……”
“我在。我在这里。”我用和你的呼吸一样低微的声音回答你。
你不安地攥紧我的手,紧得连我这样的“鬼”也觉得疼痛了。你本能地把我的手臂搂在怀里,身体自动地向我的胸前缩去。你紧闭的双眼,那长长的浓密的睫毛下面慢慢渗出了我早已熟悉了的经营液体。
“泠汰……”
“我在。”
你的声音是在哀求,哀求我不要离开。因为我伸手抹起了你的泪水同时也慢慢地将我的身体变回你看不见也触碰不到的状态。你在沉睡中皱起了眉头,你开始小声地啜泣。也素在梦里你试图用你细细的哭泣声来挽留我吧。
可是,窗外那明亮的满月已经快要升到夜空正中,我已经没有时间了……
趁着手还能碰到东西,我把你身上滑落的被子拉起来,紧紧地裹住你,连原来就露在外面的肩膀,脖颈也一起裹住。然后轻轻吻上你的额……
不要生病了,我的戒。我很快就回来……





[戒]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地醒了。
我把自己裹在被子里。黑暗,温暖,似乎还残留着我最怀念的气息。
泠汰……
开合着唇念出这个名字,我心酸地笑自己。
真的已经……思念成狂了啊……
刚才在梦里,还以为自己真的见到了泠汰呢……毕竟,毕竟那低沉的声音那么熟悉,连他的身体,都是温暖的啊……
怎么样都睡不着了。我干脆起床穿好了衣服。推开门,站在阳台上。今天的月亮很圆,很大。旁边还有两三颗兰色的星星在闪烁。街道上也还是和以前一样,五光十色的霓虹灯,熙熙攘攘的人流。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食物香气……如果,如果泠汰还活着的话……他一定又会拉着自己出去陪他轧马路吧……然后,把买回来的所有零食,全部塞到自己怀里,笑着说:“你太瘦了。”……那样的日子,已经离自己很远很远了……
披上外套下楼,我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两边的街道熟悉又陌生,虽然已经在这里住了三年,可是自己却从来没有注意过这些。这里对于自己的意义,仅仅是离墓地比较近而已。走着走着,突然脖子一轻,接着“叮”的一声响,就有什么东西骨碌碌地滚了出来。我下意识地伸手去摸……
我地项链断了!那上面串的是泠汰的戒指啊!
耳边像瞬间有雷炸响,“嗡嗡”的声音连街道行人的喧闹都掩盖过去。怎么办?怎么办!那是我唯一保留下来,泠汰从来不离身的东西,我不能……不能丢弃。不能……没有了……绝对不能
急急地弯下身来摸索,顺着刚才听到的声音的方向寻找,连路边的灰尘枯叶都翻遍了……
“泠汰……”、
我有说出声吗?我不知道。我听不到自己在说什么。我的眼睛像是蒙了一曾水幕,模模糊糊的,我的手还在不停地翻找着,我的胸口……窒闷得发疼……
  
 作者: 翻曎の鉼襼   2007-5-3 20:14   回复此发言  
 
390回复:月光如水水如天 (整理重发)
 

谁都好,帮我……帮我……我不能没有那个戒指!“泠汰……”我茫然地四处张望。你在哪儿……求你,出来……不要离开我……
一抹灿烂的银光刺进我的眼睛,心跳在止不住的狂喜中加速。我看到了!那个静静地躺在地上,在霓虹灯下闪耀着的银色戒指!然而就在我伸手去捡的时候,一只手比我更快地把它拿了起来。我不假思索地一把握住那只伸向戒指的手。“还给我!”这时我……
沉默。
前列的颤栗随着呼吸蔓延了我的整个身体,心跳的声音比我以前所打出的鼓点还要疯狂。我是在做梦吗?我一定……是在做梦……那么,那么,不要再让我醒来!我宁愿时间就停在这一刻,让我一直睡下去!我贪婪地看着眼前的这副面容,那流露出淡淡戏谑神色的眉眼,那似笑非笑微微弯起的嘴角。他的手还握在我的手中,突出的骨节顶在我的手心,那样的温暖着……他不是假的!不是我的幻觉!他就站在我面前!只要我叫他的名字,只要一声……
“这是你的戒指吧?喏,还给你。”眼前的人把戒指交还,抽回手。漠然地从我身边走了过去。
心像是从高高的房顶上摔下来,一阵剧烈的抽搐。我不敢相信他就这么走了,没有以前那温柔的呼唤,连看都没看我一眼!
“泠汰!”
我猛地回身追上去。不要走,不要走!不要再丢下我一个人离开了!跑到他身前,不顾他的惊讶,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死死地抓住。“你…知道我的名字?”眉头皱起来,他说出的话让我的心一片冰凉。泠汰,你忘了我吗?“我是……戒。”我抬头看他的眼睛,想找到,哪怕一点点的熟悉惊喜也好……可是,那双黑又深的眼中只有疑问和不解。“戒?我不认识你啊。”泠汰……怎么会是这样……你现在,是鬼吗?因为变成了鬼,就把我们的一切都忘掉了吗?连我的名字都……“泠汰君,不要再和这个莫名其妙的人浪费时间了,抚子可盼了你几个月呢。”娇侑的嗓音突地响起,一只手臂横过我的眼前,攀上了泠汰的肩。一个衣着暴露,面貌妩媚的女人把身体紧紧地贴在泠汰身上,一边撒娇,一边用隐藏着敌意的眼神看着我。……妖艳妩媚的女人……是泠汰亲口说过他喜欢的类型,不是吗……我突然觉得无力,连刚才那种想哭的感觉也都消失了。可是……抓住他的手臂的手……怎么也不想放开……
“放手啦!真不要脸”也许是看到我紧抓着泠汰,而泠汰也没有开口说话,那女人终于火了,“我说,你不会是出来卖的吧,当街抓着人家客人的手不放,抢生意也不是这么抢的啊!”
卖?什么……有些迟钝的大脑抓不住女人话中的意思。
“哼,装清纯。其实早就不知道被多少人玩过了吧。”
女人的话像钉子一样敲进心里……我……不是我愿意的!不是我愿意的!我没有卖什么!泠汰知道的!他会相信我的!再抬头看他的眼睛,一样的疑问不解,还有…蔑视…
不!不!不!不要这样看着我!泠汰!你怎么能连这种事都忘掉!我没有!我没有!“我没有……相信我!泠汰……”我看者他脸上的神情由怀疑到惊讶到看不出是什么……求求你,相信我,你不能不相信我!泠汰!

“泠太”
 “......抢生意也不是这么抢的啊。”女人的手环上我的脖子,浓浓的脂粉气扑面而来。
 我有些好笑,刚才她不也是把我这票生意从别的女人那里抢来的吗?
 眼光扫向那个瘦弱的男人,他正用那双大眼睛望着我,像是在期盼什么。可是我们的眼神刚一接触,他就像被打了一拳似的,向后退了好几步,然后慢慢地低下头,抱住了自己的肩膀。
 “不是...不是我愿意的......我......你怎么能......怎么能忘掉......”
 ......
 也许他的声音是比没有大不了多少,但是这样的音量对于我这种鬼来说已经够了。
 又是一个有“充分”的借口的,迫不得已才出来卖的吗?呵呵,这种故事我听多了。可是......眼前这个人却让我有了不一样的感觉。他那微微颤抖的肩,手臂,紧抓住自己衣服的手指,像天鹅一样细白的脖子,蓬松的黑发,细细的,带着哭腔的声音......一切的一切,都让我觉得是那么的...熟悉而惹人怜爱。让我禁不住想要搂住他,想要把他紧紧地搂在怀里,一丝一毫都不让别人看到......
 我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我是一只鬼,一只早就没有了情感的鬼啊......可是,我就是忍不住这种冲动......这个人...是谁?
 ......
 “咦?泠太君,你......”
 耳边忽然传来女人的声音,我猛一回神,才发现原来自己已经把他牢牢圈在怀里。
 ......这个人啊......瘦弱的不象话......
 他的手攥着我的衣服,好象怕我突然消失一样。
 “虽然很抱歉,不过你可以走了,小姐。”
 ......
 “喂,我说,我可不是什么好人啊......”看着那个女人忿忿地离开,我在他耳边低声说,“我是鬼哦。”
 我抱着好玩的心情对他说了实话,不过一般是不会有人相信我的话的,就像那些个投怀送抱的女人一样。我明明告诉了她们我不是人,她们还是一个接一个。不过反正我本来就是要把她们吃掉的,她们不相信到好。
 这个人...会有什么不一样的反应吗?我恶劣地期待着。
 怀里的身体抖了一下。
 “我知道。我...知道......”
 小小的声音过后,手攥得更紧。
 我哑然地看着他。呵呵,还真是出乎意料的反应啊。
 “别丢下我,不管怎么样,别,再,丢,下,我。”他抬起头,含着泪的眼睛坚定而执着。
 我的眉头...大概皱起来了吧......从一开始他就好象认识我似的。可是我对他除了那种奇怪的熟悉感和怜爱之外,真的没印象,如果是和我有过什么关系的话,那么他现在应该已经是死人了才对......
 突然我想到了另一种可能。
 他,该不会是我活着的时候认识的人吧......
 啧!这下麻烦了。没想到竟然会碰到“老熟人”......
 “就这么跟我走的话,会死的哦。”我伸手卡住他的脖子,“我完全没有以前的记忆,所以就算你跟我有过什么关系,也一笔勾销了,你懂吗?我是绝对不会念旧情的。”
 我不想跟我的过去扯上什么关系,否则,真的有可能伤害到以前我不想伤害的人......我现在是鬼,就...只能是鬼而已......
 但是这个看起来柔弱的人再一次让我吃了一惊。
 “随便你。”他笑了起来,“随便你想做什么都好。让你杀了我...这是我期望了很久很久的事......也许我也死掉的话,你就会记得我了......泠太......”
 像路边那种,单纯的小白花的笑容。他这样笑着,说着对自己残酷的话。
 我的脑海里,慢慢地,有什么东西浮了上来......一张一张,这样的笑脸。它的主人,用他那灵巧的手,做菜,打鼓,帮“我”整理衣服。然后,用力地打开门,用力地掰着勒住他的手臂。然后,那长长的手指,在木制的床架上,抓得血肉模糊......
 画面里的“我”在声嘶力竭地呼喊着什么,而我,现在的我的意识,像个陌生人一样站在一边。
 最后,他的身体被鲜血染红,却还是用他已经没有力气的手,死死地抱着“我”失去生气的尸体......
 ...戒......
 “戒......”不受控制地叫出这个名字。我明明不知道这个名字,却脱口而出。有一个声音告诉我,他...叫做“戒”......
 “我在。泠太......我在这里。”白皙的小脸上泛着红晕,慢慢地接近。薄薄的唇,最终停留在我脸上。
 
 还不够。

 我感觉得到身体的饥渴。叫嚣着还要更多。

 只有这样远远不够。
 
 嘴唇和我的脸之间还隔着皮肤。我们的身体之间还有两层衣服。

 我想要...冲破这些障碍。全部......都是我的......

 猛的噙住他的唇,手箍住他纤细的腰,和小巧的头颅,狠狠地压向自己。我多想现在就把他吃下去,不管是骨头,血肉还是毛发......我想要让这些全部都变成我的东西。
 “情况游船点失控啊。”放开他被我咬吻的红肿流血的唇瓣,我舔去嘴角的血丝,“真的哪里都愿意跟我去吗?地狱也不例外?”
 “只要你带我走。”他用发亮的眼睛凝视着我。
 “这趟车可没有回程票啊。”我勾起嘴角,揽着他的腰向最近的旅店走去。

 戒
 
“呜......恩!”
 泠太......
 他的手指,顺着我背上脊柱的凹线,轻缓地滑下。停在那个...羞人的地方......
 泠太......
 我贴近他。用双腿扣住他精悍的腰身。
 这副躯体...是冰冷的......不过没关系,即使没有了体温,没有了心跳,没有了记忆......泠太,还是我所熟知的那个人。
 “啊!”
 手指浅浅地陷进去又退出来,在周围的褶皱上按压揉捏,让我一阵阵地发抖。
 “泠太...啊!不...不要这......这么......恩,恩恩......”
 没有说出口的话全部被他的吻堵回来。
 “你只需要乖乖躺着就好,其他的都交给我来。”比起以前,多了一分邪气的声音响在耳边,“我绝对会让你感觉不到一丝痛苦地死去的。”
 “死...了......以后,也不能......不能...啊......啊!”
 “嘘,别说多余的话。”
 深深地探进来的指节像搔痒一样,在内部刮擦着。每一寸都不放过。

 

 
博客网版权所有
<< 曾有看官形容我的文字,是&ldq... / “城山老师。&rdq...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xxxblxxx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