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再一次走进流鬼的病房,葵有一点紧张,忘记了GAZETTE的一切流鬼是怎么样的,该怎么向他介绍自己,该告诉他过去的东西吗?
 敲门,进病房,流鬼躺在病床上,看见有人进来,微笑着坐起来。阳光透过窗户均匀地散落在他娇小的身躯上,让他全身都泛着柔和却不可忽略的光芒,即使不说话,只要微笑,惨白清冷的病房也会有温度和生气。
 就算病了那么久,就算完全苍白的脸上没有上妆,流鬼仍然是那么耀眼。这就是流鬼的魔力了。
 “城山先生?”流鬼见他半晌没有说话,于是自己先开了口。
 流鬼居然叫自己“城山先生”,葵心中有些好笑又有些难过。
 “我可以叫你流鬼吗?习惯了。”
 “流鬼?好难听的名字。”
 “是你自己的。”哭笑不得,葵面无表情地说。
 “这样啊,那这名字听起来还真是不错啊。”流鬼居然一副得意的表情。
 “如果可以的话,叫我‘葵’,不要叫‘城山先生’,好吗?”
 “‘葵’?这名字是你自己起的吧?”
 “是啊。”
 “哦,果然比较难听。”
 “......你这个该死的小鬼,失忆了嘴怎么还这么毒。”
 “失忆又不是变性。”流鬼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葵看着他,唇边终于露出一丝微笑,丽走后,第一次真心的笑容,是流鬼办到了。
 流鬼,你还这么快乐的活着,真好。忘记了一切伤痛,快乐地生活下去,这也许就是你没有得到丽的补偿。
 而自己和丽一起,短暂的欢愉之后,却是永世都不可能愈合的伤口,长久地存在着,疼痛,提醒着自己丽的一切,让自己不断想起,不能忘记。
 流鬼,我们究竟谁比较幸运?如果你可以选择,你会选什么?
 ......
 如果是我...我宁愿一辈子承受这样的痛苦,也要和丽在一起......
 “葵,我们以前是不是很熟?”
 “是啊,不过你怎么知道?”
 “只是感觉你很熟悉罢了。我们以前是什么关系啊?好朋友吗?”
 “不止我们两个,一共有五个人。说起来我们也在一起很多年了,一直都很努力地去实现我们的理想,也算有点成就吧。”
 “好厉害!然后呢?还有3个人呢?为什么不来看我,难道他们不喜欢人见人爱的我?”流鬼故做委屈。
 “不是的。后来...反正发生了一些事,大家...都散了。”葵淡淡的笑了笑,掩不住眼底的无限悲伤。
 “那,他们,都还好吧?”流鬼小小声地问,虽然猜到他们肯定不好。
 “恩,大家,都挺好的。”葵把头仰起,丽和泠太伤痕累累的尸体,戒歇斯底里的哭喊,全都无可避免地浮现在脑海中,不及时抬头,只怕眼泪又一次落下。
 “葵......”流鬼欲言又止,两个人陷入了良久的沉默。
 过了很久,还是流鬼先开了口:“那个,我下个月全家就会去美国了,为了治我的腿。”
 “这么快吗?那,你走之前,我们再见一面吧,我还有东西要给你。”
 “好。”
 “那,我先走了。”葵打开门,站在门外,“流鬼,你要好好的。”
 “恩,我知道,再见。”
 ......

流鬼在家里望着窗外发呆,空白的记忆使他甚至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去回忆,大段大段的时间便打发在老本行——做雕塑上。
 八点半,门铃准时地响了,流鬼摇着轮椅去开门,果然是葵,还带着两个大箱子。
 打开门,流鬼疑惑地看着那两大箱子:“那里是什么东西?”
 葵说:“我可是好不容易才找齐的呢,我们乐队所有的CD,DCD,专辑,单曲都齐了,另一个箱子里是海报和杂志,有不少还是绝版的呢,找起来很困难的。”
 “哦?”流鬼疑惑的神情更加明显,“你帮我打开,我看看。”
 “等我走了你再慢慢看吧,这是我的地址和联络方式,到了美国,也把你的联络方式给我吧。我要是搬家或变了电话电邮,一定会告诉你的,希望你也一样。”葵掏出一个信封放在箱子上。
 “还有,如果你想起了什么,想知道什么或是想和我聊聊,都可以找我。虽然曾经有一段时间,你讨厌我,甚至怨恨我,但我们真的是很好的朋友。那个时候,也确实是我的错。既然你忘记了,就算原谅我了吧。对不起,我......”葵顿了顿,稳住颤抖的声音,“流鬼,你是我们五个当中最小的,谁都让着你,谁都想照顾你。流鬼,你一直像个长不大的孩子,但是,从今以后,是真的要一个人了。你一定要学会照顾自己,我们,都没办法再陪着你了,所以,一定要小心,一定要......”
 流鬼从来没有想到看上去如此优雅的人,会说出这样的话,会用这样一副快哭了的样子,对他说“要照顾自己”。他完全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只好愣愣地看着他。
 “我是最大的,所以,也一直都把你当弟弟看。就算你忘记我们所有人,所有事,我还是希望你能把我当成哥哥,可以吗?”
 流鬼点了点头。葵吸了吸鼻子,笑起来。流鬼能点头真是太好了,他走过去,蹲下身,搂住了那个小小的身体。
 流鬼,对不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把那些东西给你。我想帮你回忆起一些关于GAZETTE的东西,我知道那些回忆对你来说或许只是痛苦而已,但我更无法忍受的是你明明作为我们的一员却对我们经历过的一切完全不了解。不可以,绝对,不可以!对不起,我没有照顾好你,连失忆都是我的错,现在还给你这些东西。可是流鬼,我真的不希望你连一点点都记不起来......
 “葵。”流鬼的手轻轻拍在葵的背上,“我会好好的,你就放心吧。也希望你一切顺利。”
 虽然不知道伏在自己身上,哭得那么伤心的男人到底是自己的什么人,但是,从心底里涌上的那种熟悉感却是无法隐藏的。他给自己的,那种安心的感觉。那么让人依恋。换做是以前的自己,一定会觉得这样子很恶心,可是看到葵这样,却只想...跟着一起哭......
 虽然不说出口,但还是希望你知道,我真的觉得你就像我哥哥一样,想真正的亲人一样亲切。
 葵站起来,最后说了一声:“再见。”然后转身离去。
 不回头,不能回头。
 流鬼,如果你记不起以前,请你至少记得我。
 如果你记起了以前......请不要恨我。

The Last Part 最后的最后
 流鬼篇
 时间不着痕迹地抚平伤痕,千沟万壑也慢慢平复,再难忘的痛苦与欢乐,再刻骨的绝望与期待,再浓烈的恨与爱,也在这如水的月光下消融,流逝。
 躺在床上,想到今天白天在医院里,在医生办公室外偷听到的话。“我认为病人的腿恢复的可能性不大,但还是不要让病人知道比较好。他自己主观上失去了希望的话,再次行走的可能性就微乎其微了。”
 流鬼微微一笑。
 因为一开始就没有期待,所以就没有失望。
 关掉床头灯,月光如水,倾泻在没有知觉的腿上。借着月光,把床头柜中所有的CD都拿出来。
 无一例外的招摇封面。
 无一例外的妖娆脸庞。
 比起这些,自己关于GAZETTE的记忆还真是稀薄浅淡。
 几乎一无所知。
 那段记忆一直在脑海中的某一处,被风沙掩埋,自己无力抹去那覆在上面的沙砾,但是,他确定它的存在,就算无法回忆起哪怕一点点内容,那段记忆仍然......
 清晰而永恒地存在着。
 既然想不起来那就不要想了。想不起来,心中都弥漫了刻骨的忧伤,想起来了,又会是什么样的感觉呢?
 好想哭......为一段不知道内容的记忆流泪绝对是只有傻瓜才会干的事。
 流鬼现在在美国是一个小有名气的雕塑家,小时侯的愿望,总算达成了。
 有些报纸和杂志上会登他的事,无非是说他身残志坚,艺术品带有东瀛的独特风格,却又好象融合了音乐的那种流畅的美感,阳刚中不失柔美。然后是一张比他所有的作品的照片还大的,他的特写。上了淡妆的脸浅浅地笑,比作品更能吸引女孩的眼球。
 只有流鬼知道,那些东西全是在深夜,听着葵送给自己的,自己唱的歌做出来的。常常是一不小心,就泪流满面。
 斜倚在床上,身边堆满了CD,海报......五个人漂亮的脸包围着流鬼,让他能够无比安然地睡去。
 月光下,映照出他安详的睡颜。

 
博客网版权所有
<< “城山老师。&rdq... / “流鬼!&rdquo...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xxxblxxx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