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流鬼!”葵惊呆了,流鬼说的这些话是什么意思?丽...早知道会发生......怎么可能!“你还不明白吗?”流鬼带着嘲笑,“你自己经历的事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吗?” 
 葵痛苦地闭上眼睛;“不...不会的。丽...为什么要这样......”“因为...他爱你。”流鬼笑着流着泪,一手紧紧抓住了胸前的衣服,“因为他爱你!因为那些人会拿伤害你来威胁他,因为他知道他们把他抓回去后会对他做什么,所以他早就决定要自杀!而他太了解你。他猜到那些人会为了让你痛苦而把这盘碟交给你,他怕你会受不了,所以才向你要了那个承诺。一切都因为他爱你!”流鬼用双手捂住痛哭的脸。 
 好可笑啊,是不是,丽?我竟然会对葵说你爱他。这些,不都是葵早就应该想到的吗?和你相爱,和你心灵相通的,不是应该是他吗?我当初...怎么会那么笨那么懦弱!我怎么会把你交给了葵!我应该...不管怎么样都不放弃,哪怕你爱的是他!......可是,你爱的,是他啊......我怎么能无视你的心情,继续纠缠下去。你爱的是他啊!为什么我就不行,我明明比葵更能够理解你,我明明...比他更加爱你啊!为什么,难道爱的多的,真的注定要输吗......我怎么能甘心。我原本就不甘心这样!而他!他却没能保护你!你让我怎么能原谅他!原谅什么都无法为你做的他,原$L̪ԌE$L̪Ԍ!
“你为什么没有陪在他身边!你不是发过誓永远都不离开他的吗?”流鬼猛然抬起头,“你在他身边的时候,他们第一次把丽带走的时候,你应该是在他身边的吧,为什么不保护他,为什么你没能阻止他们把丽带走!为什么!”破音的质问犹如一把把重锤,一下又一下敲击着葵的心。
 丽...早就知道会再被带走。
 丽早就决定...要死。
 丽...骗了他......
 丽,你从什么时候起就开始骗我了?从我把你从那里带出来开始吗?还是那一晚,你哭叫着要我杀了你的时候?...你怎么忍心...骗我那么久。你的那些笑,都是装出来的?为了让我相信我救到你了,为了让我相信我给了你快乐和自信,为了让我相信我们还可以继续一起走下去......都是...装出来的。还有那些话,你说了那么多次你没事,你对我说你以后都不会离开,你对我说你买刀是为了纪念,是为了留下只属于你的记号......也都是,为了打消我的怀疑,对不对?那一夜,我们的最后一夜,你抱了我那么多次!一遍又一遍,不停地占有,索求......那么多那么多的,激烈得让人无法抗拒的爱抚。丽,有哪一次是你真心的......有哪一次是你真心的!
 为什么!...你要对我...这么残忍......
 葵踉跄地靠在门边,用手背堵住自己的嘴。
 一股股恶心的感觉冲上来,自己的肠胃像是翻滚着,要从身体的束缚中逃出来。葵强忍着呕吐的欲望,闭紧了双眼,同时也忍住自己就要冲出口的狂吼。
 丽...你骗我......骗得真成功。让我到现在都忘不了,你说过,你明明说过...你爱我......
 流鬼没有察觉到葵脸色的瞬间苍白,无边的怒意淹没了他,让他只是逞着一股怒气不停地骂着。
 “你爱他吧,你清清楚楚地对我说过你爱他胜过爱自己的生命!现在他死了!那你呢?为什么你还活着?因为他说过不准你死吗?不自杀,不蓄意,看起来像是意外的死法多得很呢!他死了,看到了他死的过程你竟然还有脸活下去!你为什么没有陪着他一起去死!”
 手狠狠一拉,雪白的桌布杂着桌上的东西全部摔在了地上。电话,水笔,还有一个装着丽的照片的,葵每天每天都要凝视无数遍的瓷质相框。
 葵看着...它在地上四分五裂......
 “我也...想啊。”原本一直静立在门口任流鬼指责的葵,这时候突然地笑起来。“陪他一起去死什么的,你以为我没有想过吗?”他一步步走向还怒视着他的流鬼,“你本来应该是...最了解我现在的心情的人啊,我的心痛,我的忍耐,我的自责......这些也都是你的感受,不是吗?”拿着那把刀的手在抖,葵笑得越来越辛酸。“流鬼,我们不是...一样的吗?最最了解我对丽的感情的人,除了我自己以外,不就是你了吗?”他忽然跪下来扯住流鬼的轮椅,疯了般大吼:“你以为我不想死吗!你以为我不想陪在他身边吗!可是...我能怎么办?他走了,他把我的一切都带走了!我的心,我的感情,我的思想我的生命这一切都不再有任何意义了!可是他却连死的权利都没有给我留下!”泪水从葵的眼眶中疯涌出来,大滴大滴地落在流鬼身上,“流鬼,我连一点点选择的权利都没有啊!我还能怎么办?除了像行尸走肉一样、地活下去,除了编那些可笑的借口来骗你,我还能怎么办!”流鬼,流鬼,流鬼!我快要疯了啊!你知不知道,我要下怎样的决心才能笑着对你说他们都很好,因为我不想你也跟我一样承受这样的痛苦啊!我现在...甚至不知道自己是爱着丽,还是恨丽了!每夜每夜,我不停地想他,想他的笑,想他的好,可我只能在夜里想他,因为每一个白天,我都还要...笑着,轻轻松松的,面对身体可能永远残疾的你,和再也不能受刺激的戒......可是谁又会为我想一想,谁又能体会我的痛!丽,为什么你要我背负着这一切...活在没有你的世界里......为什么!

“流鬼,你杀了我吧。”葵把手中的刀塞回流鬼手里,“我好想死啊......这样的,没有丽的虚假的日子......我一天都不想再过了!”
 流鬼咬牙看着葵,泪流满面的葵,几近于崩溃的葵,他从没有想过这样的葵有一天会如此真实地出现在自己面前。其实他又何尝不明白葵的痛苦,不就是因为明白葵对丽的感情是那样深厚,自己才会把丽让给他的吗?可是...他心中的怒气要怎样消散?死去的是丽啊!以那样屈辱的方式死去的,是他爱到宁愿把他让给别人,也要他能幸福的丽啊!他无法说原谅就原谅,葵骗了他,辜负了他的信任,他无法说不在乎就不在乎啊!
 把手中的刀放在旁边的桌上,流鬼移动着轮椅,后退了一些。“戒和泠太,到底出了什么事?”流鬼低着头,“不要以为,我还会再信你说的什么...‘他们都很好’之类的鬼话。”
 葵心头一颤。要告诉流鬼吗?可以...告诉流鬼吗?戒和泠太所经历的,比他和丽还要惨痛的折磨,真的可以告诉流鬼吗?可是现在,流鬼是不会相信自己所编的那些借口了......
 “流鬼,我可以告诉你,但是你一定要冷静,好吗?”葵站起来,紧紧按住流鬼的肩膀,“答应我,千万要控制自己。”流鬼的头部现在还有淤血,万一受了刺激......
 “我知道!别说那么多废话,你只要告诉我他们怎么样了。”流鬼知道,他们不可能还好好的。看看自己现在这副样子,看看葵和丽现在这副样子!他就知道戒和泠太不可能还是好好的了!可是他想知道,他们......
 “泠太他...已经死了。”葵的内心挣扎着,感到手中小小的身体开始颤抖,葵再也说不下去。流鬼,你只是听到泠太的死讯,就有这么大的反应。如果让你知道,泠太死前曾被殴打,如果让你知道戒曾被那么暴虐地蹂躏过,如果让你看到戒...现在这副疯狂的样子......葵不敢想象,流鬼的身体能不能负担如此大的重荷。
 “那戒呢。”流鬼努力稳住自己的声音。泠太...死了。泠太也,死了吗?继丽以后,连泠太也离开了吗......戒要怎么办?戒一向脆弱,戒要怎么办!
 葵久久没有声音。流鬼突然感到一阵莫名的恐惧,他猛的抬起头,反手抓住葵的衣服,“我要见戒!带我去见他!”“流鬼,我......”葵不知道该怎么办,他本不打算让流鬼见到戒的,这对他们两个都不好啊......
 “你不带我去,是不是?”流鬼看着葵,“那好,我一个人去!”他一把推开葵,就操纵着轮椅冲向铁门。“流鬼!当心啊!”葵惊叫,流鬼这么快的速度会停不下来的!他快步跑上前,死死拉住流鬼的轮椅,人被带的向前一个踉跄。“放开我!”流鬼头也不回地怒吼,挣扎着还要往前冲。
 “我带你去!”葵放弃了,他制止不了现在的流鬼,流着泪,他环住流鬼的肩:“别闹了,我带你去。”
 ......
 看着戒家越来越近,葵深深地悲哀。明知道这样有可能会造成不堪设想的结果,他为什么还会带流鬼来呢?他开始后悔了,他明知道他们会互相伤害的!戒和流鬼受的伤还不够多吗?
 “流鬼,已经这么晚了,我们还是不要......”“葵!”流鬼打断葵的话,“我讨厌被蒙在鼓里,我讨厌什么都不知道!我讨厌你们四个因为关心我,所以什么都不告诉我!我也是Gazette的一员啊!”他回头,“不要让我恨你,葵。”葵默默地扣紧轮椅的扶手。他还能怎么反驳他?再骗他一次?他...做不到啊......
 门是戒的母亲开的。田边妈妈看见他们,便赶忙擦去脸上的泪水,挤出一个和蔼的笑容。“优,贵之,你们来看他吗,快进来吧。”“对不起,这么晚还来打扰您。”葵把流鬼推进去,装做没看到田边妈妈红肿的眼睛。“没事。”田边妈妈倒了两杯水给他们,问流鬼;“贵之,腿好些了吗?”“伯母,我没事。”流鬼捧着冒着热气的杯子,“我想见见戒,可以吗?”“小丰啊,”田边妈妈担心地看了看那扇紧闭的门,“才刚吃了药,现在应该睡了吧。”流鬼看清了她脸上一瞬间露出的悲哀,心情越加沉重起来。“戒,还好吗?”流鬼轻轻地问。“哦,比前段时间好多了。”田边妈妈露出疲惫的笑容,“最近已经不怎么闹了。就是...不说话,也不吃东西......这几天,都靠医生来给他输液。哪怕吃了药也睡不好,经常做噩梦,吓醒了就呆坐在那里,怎么叫都不应......”说着说着,田边妈妈的眼泪又流了下来。回过身用袖子擦了擦眼睛,她听到流鬼似乎有些哽咽的声音:“伯母,让我见见他吧,我想单独见见他。”“流鬼!你在说什么傻话。让你单独见他太危险了。”葵立刻出声阻止。“我要一个人见他!”流鬼的声音也高了起来,“葵,不会发生什么事的!”他吸了一口气,说话带了颤颤的笑音,“反正,就算再出什么状况,也不可能比现在更糟了,不是吗?”“流鬼......”葵重重地坐在椅子上,抱着自己的头,“你为什么要这么固执......”“伯母......”流鬼看着田边妈妈。“好吧,可是,贵之,你要记住别靠小丰太近,他会被吓着的。”“我知道了。”

突然静了下来。戒原本不住颤抖的身体,就像一座石像一样,凝固不动了。流鬼这才明白过来,暗骂自己莽撞,只低低喊了一声:“戒......”
 “泠太...死了......”戒呆呆地坐在那里,满是泪水的双眼不再有任何情感,连初时的恐惧也不见了,只有深深的空白。“泠太...真的死了吗......”他猛地丢掉手中的布偶,手脚并用地爬到床边,“你...杀了他......”他注视着流鬼。“戒?”流鬼惊呆了,他没有想到戒会是这种反应。“泠太死了!泠太死了!”戒大吼起来,双手扯住流鬼的衣领疯了般摇着,“是你杀了他!是你!是你!”“戒......”流鬼说不出话,只能看着戒发狂的样子。“为什么!为什么要杀他!”戒摇着头,泪痕映着月光闪闪发亮,“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明明...没有反抗的......我明明,什么都是,照着你们的话去做的啊!我明明什么都让你们做了,你们为什么还要杀他!为什么!”
 “戒!”流鬼反抓住戒的手,“这是什么意思!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说清楚啊!”
 什么叫“没有反抗”?什么叫“什么都让你们做了”?戒!我以为你只是受不了“泠太死了”这件事才会变成这样的,可是现在......
 “呵...呵呵......出了什么事?你...问我吗?你竟然问我吗?你需要问我吗!”戒一边流着泪,一边笑着,只是那笑容中不再有平时的快乐和亲切,只有扭曲的憎恨,“那些事啊......那些,伤害泠太,伤害我的事,全部,都是你亲自动手的,不是吗?为什么还要来问我呢!还...没过多久呢,这么快,这么快,你就把被你夺走了一切的人,忘掉了吗?你就能把自己所做的那么残忍的事全都忘掉了吗!”
 “戒,我不是......”
 “闭嘴闭嘴闭嘴!”戒闭着眼睛大叫着打断了流鬼焦急的辩解。他咬着唇,松开了抓住流鬼衣领的手。“你忘掉了啊。我帮你吧,我帮你想起来,然后...我会,杀了你的。”“戒......”流鬼从没有感觉双手如此过,看着戒慢慢地解开他的睡衣,想要阻止却完全动不了,“戒,我不知道你到底出了什么事,可是无论如何先冷静下来,好吗?”“冷静......你让我怎么冷静!”戒一把拉住流鬼的轮椅,身体前倾,瞪大的双眼几乎要贴上流鬼的脸,“为什么要转头呢?你不是忘了吗?不是想要我帮你想起来吗?那么就好好地看着我!我身上...有那么多那么多的痕迹,那么多那么多的罪证呢!”双手用力,流鬼的轮椅被毫不留情地掀翻,整个人重重地跌在了地上。
 “流鬼?怎么了?”响声惊动了葵,他走上前想打开门,却发现被反锁了,“流鬼!你们怎么了!回答我!”他着急起来,戒和流鬼的身体都很虚弱,真的不能再发生什么意外了。房间里只传来戒的叫喊,流鬼连一丝声音都没有,葵只好狠狠地把门撞开。
 “戒!你在干什么!快放开流鬼!戒!”葵快步冲过去把压在流鬼身上,用力掐住流鬼的脖子的戒拉开,看见流鬼自己坐起来,稍微安了点心,把全副注意力都放在又发作的戒身上。
 这样的状况已经发生过很多次了,只要稍微刺激到戒,他就会把所有靠近他的人...都当成是那天杀了泠太的人......可是葵宁愿这样,也不想看到,真正疯病发作的时候,那个......
 “放开我!你放开我!我要杀了他!放开我!”戒还在葵怀里挣扎尖叫着,扯住葵衣袖的手指甚至像要隔着衣物陷进肉里,看见流鬼撑上轮椅,他更加激烈地向前冲,“你要逃了吗?那就逃吧!总有一天,总有一天我会杀了你的!我会杀了你的!”“戒!你看清楚!那是流鬼,是流鬼啊!他不是杀泠太的人啊!”葵抓住戒的肩膀,努力地安抚着。
 “......不是?”戒好象听到葵的声音后,渐渐平静了下来。他转头看了看葵,愣了一下,突然绽出一个笑。
 “是葵啊,今天怎么想到到我家来,平常放假的时候你不是都窝在家里吗?”
 ......
 葵吸了一口气,果然,又变成这样了啊......
 “戒......”流鬼发出了一声轻轻的呼唤,望着戒的眼神充满了连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希冀。
 戒,是恢复了吗?清醒了吗?希望是的,一定是的!
 “戒,我......”“啊,今天怎么连流鬼也到我家来了。流鬼,你怎么坐在轮椅上?放假才一天而已,难道你就搞的自己受伤?”戒一副担心的样子看着流鬼,而流鬼......
 他低下头,不敢去看葵的动作,只敢用语言确认。“葵,难道戒他...疯......”“流鬼,等一等。”葵放开有些迷茫的戒,把流鬼推到客厅。“告诉我,戒他是不是疯了?”对着流鬼隐隐藏着绝望的眼睛,葵说不出话来,只能沉默着,点了点头。
 “可是,可是他现在明明好好的啊!”
 “流鬼,”葵忧伤地看着坐在床上的戒,“他现在...才是真正的疯了啊。”说完,葵走进房间,去照顾看起来完全没事的戒。
 流鬼一个人在客厅,眼睛直直地看着房里的两人。戒...现在这样,才是疯了的表现吗?像平常一样,说着关心他们的话;像平常一样,笑得那么开心;像平常一样,做着队长该做的事......就好象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就好象,泠太还好好的,好好的在家练习,等着“明天”和大家和音......
 戒!
 再也看不下去的流鬼操纵着轮椅退出了戒家的大门。
 ......
 “哐当!——”像是有什么金属制品沿着楼梯滚下去的声音传来。
 沿着楼梯......沿着楼梯?
 “流鬼!”葵冲出空无一人的客厅,几步跨下楼梯,抱起已经昏迷的流鬼冲向最近的医院。

 

 

 

 

 
博客网版权所有
<< 再一次走进流鬼的病房,葵有一点紧... / 身边,似乎少了什么,没有他熟悉的...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xxxblxxx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