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身边,似乎少了什么,没有他熟悉的味道,没有让他心安的体温,连呼吸声也...... 

 丽? 

 睁开酸涩的眼睛,便立刻被白色的阳光刺激到流泪。全身都是恼人的酸痛,葵困难地动动手臂,肌肉马 
上就向主人提出了抗议。而身边的床单还留着昨夜丽睡下的印痕,人却不在床上。 

 看看太阳也知道已经超过中午了,真是,昨天谁说怕走不动来着。葵笑笑。 

 “丽,扶我一下。” 
 
 ...... 

 “丽,你在哪儿,浴室吗?” 

 ...... 

 “丽?”葵绞着床单撑坐起来,茫然地环视着房内。 

 没有人,丽不在......丽...不在! 

 “丽!”葵慌了,身体一动,差点跌下床。他咬着牙,慢慢挪下自己僵硬的腿,穿好衣服后,扶着墙出 
门去服务台询问,可是服务员却说......不知道...... 

 像一个断了线的木偶一样,葵挪回房间。可是,心却静不下来。丽怎么会不在,怎么会不告而别,怎么 
会?他不断地告诉自己,要冷静,要冷静,丽不一定......不,丽一定不会不说一声就走的,他肯定是去 
外面买什么东西去了......可是,如果不是自己想的这样呢,如果是丽又遇到什么麻烦,如果是那伙人又 
......不!不会的!丽一定,他一定很快就会回来的!葵咬着唇,不安地坐在房里等待,可是一直到天色 
微暗,丽都没有回来。葵飞快地收拾东西,退了房,发疯一样冲入人流渐渐拥挤的街道。他不顾自己的身 
体还酸痛得无法负担长时间的跑动,只知道不停地在大街小巷里寻找......但是哪里都没有丽的影子。 

 丽,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不跟我说一声就......难道你真的又被......不!不可能! 

 葵怎么都不愿意相信丽会再一次被抓走,如果真的是被绑架的话,自己不可能不知道啊!昨天一整晚, 
他们都在一起啊! 

 毫无头绪的葵只好到警局去报了案,然后失魂落魄地回到自己家。 

 丽,丽......你千万不要有事......葵无力地瘫坐在床边,默默地揪紧自己的衣服,缓慢而轻浅地呼吸 
。丽,哪怕你会立刻告诉我,你后悔了,你不爱我,甚至...你不想再见到我......只要你能平安,只要 
你不是又......我可以放弃的,我可以离开的,丽,回来啊,快点回来啊,不要用这种方法折磨我,丽! 

 为什么要这样,昨天,我是真的相信...你...是爱我的啊...... 
 
......一夜,葵不曾睡过...... 

 清早,再也无法等待的葵冲向了房门。他没办法等警方的通知了,他知道丽一定又被抓回了那里!这一 

次他哪怕死也要把丽救回来! 

 猛地推开门,快速冲出的葵却被脚下不知名的物体绊了一下,差点跌倒在地。 

 葵及时拉住门框,低头看脚下的白色物体。 

 一切都凝固了......连同葵的呼吸...... 

 血迹斑斑的白布中露出他散乱的金发,光裸的锁骨上一片青紫,一柄刀和一盘光碟落在白布旁。 

 丽......丽!丽! 

 葵再也站不稳,跌坐在他旁边,不小心触到他的胸前,确是毫无起伏的僵硬,于是葵惊惶地缩回手。包 

裹在白布中的他,就像是熟睡一样,完美的容貌依旧没有丝毫瑕疵,带着淡淡的安祥的笑。 

 却早已失去了生命。

葵抱起他,连同那柄刀和光碟一起带进房里。葵认出了那柄刀,是昨天自己送给丽的,精致的,白银色 
的小刀。沾满了血迹的刀。 

 葵把光碟塞进机器,抱着丽坐在床边,手中紧握着那把刀。他茫然地看着电视上渐渐显现的画面。他并 
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可身体却自己动了。 

 碟子里面...有丽。还化着厚厚的舞台妆的丽。被推倒在地的丽。然后是衣服被一片片撕落,反抗着的 
丽。被捆绑的丽,被侵犯的,无力地呻吟着的丽...... 

 不对,丽都不看自己。葵默默地摇着头,环紧怀中的躯体。他找不到他的丽了。他的,总是微微撅着嘴 
,用有些傲慢的眼神注视着他的,他的丽!在这盘碟子里...哪里都没有。葵抱紧怀里的人,可那冰冷的 
躯体却再也无法给葵带来一丝温暖。葵觉得自己的心抽搐起来,不再规律地跳动,而是一下又一下的紧缩 
着痛。口鼻像是被蒙上沾了水的海绵,沉重的,窒息着。 

 画面暗了一下,随即又亮了起来。丽淡淡地笑着,将手中的刀靠近左腕,一下下地,狠狠地划出艳丽的 
伤痕,鲜血沾满了银色的刀身。葵的心又一阵紧缩,他低下头看手中的小刀,细致的玫瑰镂纹上,凝结着 
已成褐色的血块。 

 葵像着了魔一样,拿起那把刀逼近自己的左腕。 

 划开它吧,划开它吧!划一道深深的伤口,让红色溅出来!这样子就可以见到丽了,就可以到丽身边去 
了。葵兴奋地颤抖。这是一个多么大的诱惑,只要一刀,甚至不是很疼痛,就可以再见到丽了呀! 

 就在葵下定决心般一划的时候,他耳边突然炸响一个声音—— 

 “葵!” 

 葵倏地抬头。 

 泪流满面的丽,鲜血染红了他身上的白衣,在那些黑衣人手中激烈地挣扎着。 
 
 “葵!活下去!我要你活下去!”丽的脸上满是笑,分别的笑,悲绝的笑,“我不准你死!不准不准! 
” 
 葵手中的刀,“哐啷”一声跌落在地。 

 残酷的折磨仍在继续,丽的生命一点一点地流逝。 

 葵缓缓笑了起来。自唇边蔓延开的,虚弱的笑。 

 他看着怀中的丽。冰冷的,曾经白玉般的肌肤上布满了伤痕,一片片褐色的血印和白浊的污迹蜿蜒在丽 
双腿间,丽的脸却那么圣洁,又那么妖娆着。即便是失了血的苍白,也是,依然是天下间最美的丽 
啊...... 

 “丽,这就是,你给我的惩罚吗,”葵将微笑的脸埋进丽的颈窝,肩膀忍不住抽动,可干涩的眼眶中却 
挤不出一滴泪。 

 “丽,你...好残忍。竟然把我一个人丢下来,永远受折磨吗?”

 

 

...... 
 Gazette解散。这件事在VR界引起一阵骚乱。没有谁知道为什么正蒸蒸日上的Gazette要选在这个时候解散。而且记者招待会上,也只有经纪人和葵出席,连身为队长的戒都没有到场。 
 看着葵眼睛红肿的,憔悴的笑着,没有哪一个记者敢再多问什么。 
 出了会场,葵从后面上了出租车。 
 墓园里静悄悄的,在四周树木的掩映下,依稀能看到几个人影站在墓碑前,隐隐传来细细的呦哭声。 
 葵靠着不远处的大树,痴痴地看墓碑上的照片。他不敢走出去。他害怕,害怕丽的家人会生气。 
 他不是怕他们的责备甚至是拳打脚踢!他怕...他们会赶他走,会再也不让他来看丽,会逼着他说他和丽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他无法忍受...和丽成为陌路人...... 
 丽...我以为我得到你的爱了,可到了最后才发现......我没有任何身份,可以正大光明的,和你的父母同学一起,站在你的墓前。 
 痛苦地闭上眼,握紧衣袋中的丝绒盒。那是他永远也不可能送出的,丽的圣诞节礼物。永远也不可能亲口问他一句:“丽,你愿不愿意......” 
 “你就是葵吧。”不是非常陌生的声音。 
 葵一僵,睁开眼。是丽的父亲。 
 踉跄地退了一步,葵颤抖着声音:“不,我没有......我只想再看看他!我真的没有什么别的意思。请求您...别赶我走......”他慌乱地解释着,脸色不知不觉间变得惨白,满心的痛楚却只能翻腾出一个字,从唇缝中逸出,“丽......” 
 “傻孩子,你们两个...都是傻孩子啊。”丽的父亲红了眼睛,他走上来拥抱了慌张的葵,安抚地拍拍他的背,“跟我来。”他把葵带到丽墓前。指着丽的墓碑。“看看宏阳的墓志铭吧,那是他...最想对你说的话。” 
 葵早已呆立在那里,凝视着从不曾看清过的文字。 
 “我要葵和我在一起。” 
 我要...葵和我在一起。 
 葵,我也...爱你。 
 我爱你,好爱你...... 
 葵想着最后和丽在一起的日子,丽一遍有一遍说出口的话。 
 他的脸上又出现了往常那样优雅的笑容。 
 “高岛先生,我有一个奢侈的请求,请把丽...交给我。”葵直视着丽的父亲。已经五十多岁的老人,也禁不住流下眼泪,用严肃的声音回答,“只要你也爱他。”“我发誓,也能保证。我爱他,比您,比他的其他家人,比世界上的任何其他人,都要爱他。”葵走近石碑,手指轻轻拂过碑上丽的照片,掏出口袋中的红色丝绒盒打开,一对银戒闪着朦胧的光。 
 “丽,我们结婚,好不好。”葵的声音,温柔得像轻拂过的风。所有人都知道他得不到回答,空气中弥漫的心酸,让丽的家人又一次模糊了眼睛。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哦。”葵低下头去,把唇贴上那冰冷的照片,轻轻地触碰,紧紧地碾压,像那一天半里,吻着真实的丽的吻。 
 “我们...回去吧。让他们单独呆会儿。”丽的父亲哽咽着带走了家人。 
 天渐渐黑下来,下起了淅沥的小雨。 
 这是,葵和丽的新婚之夜。葵轻哼着丽最得意的曲子,守着他。 
 小雨,在这一夜织成透明却无处不在的喜纱,覆盖了一对相爱的人...... 
Part 3 
 葵在把脑部有淤血,双腿神经受伤而无法行走却又宁死不肯继续住院而坚持留在东京又无法一个人住只好搬到葵家去的流鬼带回家时,流鬼一路上都在抱怨不断,不停地问葵:“其他三个人呢?怎么好意思不来接我出院啊,真是可恶!” 
 “好了,别闹了。他们有事啦。” 
 “有什么事能大得过我出院啊?!”流鬼越发忿忿。 
 “他们三个都出国了。说是要去处理点事情,其实根本就是去玩了。” 
 “那你为什么不去?”不屈不挠地追问。 
 “不就是怕你突然醒过来,所以我才没有跟着去啊。” 
 “他们去哪里了?什么时候回来?” 
 “加拿大。我跟他们说你已经醒了,让他们放心好好玩。反正gazette也停止活动了,就让他们尽兴地玩一次吧。” 
 “哼,我也想去啊!竟敢趁着我昏迷的时候偷跑,真没良心!” 
 “好了啦,你给我安分点啦。” 
 ......

普通的一个早晨,流鬼打着哈欠从房里出来,早餐已经摆在了桌上,还有葵留下的字条,写着类似“不要捣乱。”之类的话。 
 “真是的,把我当小孩子。”流鬼不爽地发着牢骚,“葵那家伙,竟然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啊。”无所事事地在葵家里乱转,翻东翻西地想找出些有趣的东西,可惜却一无所获。流鬼叹了口气,准备找碟来看。 
 葵的碟整齐地归在两个大CD盒中,每一张都仔细地标明了内容,可是却有一个特例。 
 流鬼拿起那张没有任何注释的碟,偷笑着想:这该不会是葵看的A片吧,呵呵,要是真的就好了,不知到丽如果知道了会有什么感想哦~~~流鬼笑得一脸奸邪。 
 把光碟推进机器里,流鬼异常激动地等待画面出现。 
 不久,屏幕亮了。可是随着主角面目的清晰,流鬼彻底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是丽,用一把异常精巧的小刀切开自己手腕的丽,他的血喷涌而出,他还是一边笑一边说着什么...... 
 然后是被欺辱,被玷污,被蹂躏的丽。 
 流鬼的血随着丽的一同凝固了。 
 一遍终了,流鬼按下重复键。 
 repay...... 
 repay...... 
 repay...... 
 过了很久,流鬼才突然想到什么似的,马上到葵的房间,从枕头下,拿出了那把刀...... 
 银白的刀身,细密繁杂的玫瑰镂纹,沾染着深棕色的血迹,赫然就是刚刚看到的那把。 
 真的...... 
 一切都是真的...... 
葵一踏进家门,就看到了电视屏幕和背对着自己的流鬼。葵不敢相信这一切,最怕面对的事还是发生了。 
 “流鬼......” 
 回应他的只有录象中丽的哭喊。 
 “流鬼。”葵又一次喊到。 
 流鬼按下了暂停键,画面被定格在了丽落泪的脸,泪水把妆都冲花了,却还是掩不住的娇艳。 
 “你不准备解释一下?”流鬼掉转过轮椅,定定地看着葵。 
 葵无话可说,手足无措地站在那儿。 
 “你到是说话啊!给我说话啊!你给我过来,过来!”流鬼愤怒地吼着。 
 “流鬼......”葵发现他除了这个名字,什么都说不出来。看着流鬼举起了那把刀,那把沾满了丽的血的刀,流鬼的手因为攥地过紧而关节发白,青筋突起。 
 突然,那把刀离开了流鬼的手,向自己飞来。 
 “不要!” 
 身后就是厚重的铁门,而刀却只有薄薄的一片。一心只想着不能弄坏丽的遗物,葵毫不犹豫地伸手去接刀。锋利的刀刃划破了葵的手指,他的血融开了丽已凝固的血,一滴滴打在地板上。 
 “流鬼1你怎么可以乱丢这把刀!” 
 “那你给我解释啊!”流鬼越发的歇斯底里起来。 
 “你还要我解释什么!我还能解释什么!” 
 “你再说一遍,这是真的,丽已经死了。”流鬼咬牙切齿,一字一顿地说。 
 “流鬼,对不起。这,是真的,丽......” 
 ...... 
 “啊!————”流鬼大叫起来,抓起桌上的烟灰缸就向葵砸去,烟灰缸在地上碎成几块,其中一片高高弹起,划过葵的左脸。鲜血和着眼泪一起滑下。 
 “你忘记你曾经答应过我什么是不是!好好照顾丽。你就是这么照顾丽的吗!”流鬼一边哭喊一边抓起身边所有能够到的东西向葵砸过去,“你说啊!这不是真的,丽怎么可能,怎么会死......”流鬼的声音低了下去,开始呦哭。 
 葵慢慢走过去,蹲下身想拥住他,可是流鬼却马上向后退去,眼中盈满的泪水稀释不了骇人的血红,颤抖的手操控着轮椅越退越远。“你......看着丽死的吗?”流鬼的声音沙哑着,“他们...那些人那样对丽的时候,你在场吗?”“没有,那个时候我来回地在警察局和附近的巷子里奔走,我没有想到他们还会再把丽抓走。我以为丽只是......”葵摇着头,握成拳的手狠狠砸在墙上。“‘再’......原来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吗。第一次...也是在我昏迷的时候吗。你不在他身边......你竟然不在他身边。你怎么会不在他身边!就算丽第一次被抓不能怪你,那第二次呢!你难道就没有注意到丽有哪里反常,难道就没有去设想过丽还会被抓的可能,你为什么没能阻止他们带走他!”流鬼又一次大吼出声。他死死地看着葵,目光里满是愤恨。葵怔怔地看着这样的流鬼,他想不出任何话来回答流鬼。刻意地忽略了丽的反常的是他,刻意地不去想丽又被同一伙人带走的是他,是他!...害死丽的...是他...... 
 流鬼转头盯着定格的屏幕,想起了丽最后喊出的话。不准葵死......为什么会对着将拍下他的死亡的镜头说这些?就好象早就知道葵会看到,会听到一样......流鬼猛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性,可是如果是真的...是真的的话...... 
 “丽他,是不是向你要了一个‘什么都会按他说的去做’,这样子的承诺?”流鬼问。看见葵点了点头,他突然捂住泪流满面的脸,大笑了起来,“原来...原来你已经爱他爱到这样的程度了吗!呵呵,你很欣慰,对不对,丽?你死的时候,葵没有在旁边看着,所以你才能说出这种话,你早就知道自己会经受这一切...是不是?丽......”你怎么可以,你怎么可以爱葵爱到宁愿牺牲你自己,你怎么可以这么轻易,就为了他舍弃你自己,丽!

 

 

 

 

<< “流鬼!&rdquo... / Part2 葵忐忑不安地站在门...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xxxblxxx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