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Part2
葵忐忑不安地站在门口。压了压帽檐,胸中翻腾的不知到是什么情绪。 
 自从戒他们出事以后,他就没有一天睡得好。惟恐丽也......可是现在...... 
 好矛盾...... 
 希望丽在这里,希望丽不在这里。 
 如果不在,他至少可以欺骗自己。丽还好好的,丽没有被侮辱,丽还没有受到伤害......可是如果不在,他又该到哪里去找他?他翻遍了东京的大街小巷,不论黑道白道,只要是人脉他都用了,可是仍然找不到丽。唯一没有碰过的,只有这里了。 
 ......东京最大的红灯区...... 
 他多么希望丽不在这里!但是...... 
 深呼吸,葵推开门走了进去。 
 黑暗的大厅被从推开的门射入的阳光割裂,一道光路铺陈开来。而站在那道光芒中的白衣男子,竟比陡然进入的阳光更加灼眼。几乎所有的人都屏息静气,注视着那个打扰了他们的男人。男子默默关上门,于是大厅又被昏暗的彩色灯光笼罩,只是再不复喧闹嘈杂。每个人都在那光亮的一瞬看清了男子出色的面貌:细长斜挑的眉,深黑色的瞳孔仿佛透露出丝丝不屑,却又溢满担忧,淡樱色的唇上盘着黑亮的唇环,显示出他个性中的叛逆,而那一头过肩的漆黑长发柔柔地顺着脸庞的轮廓和颈项完美的曲线披散在纯白的风衣上,却又带来了若隐若显的沉静和儒雅。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却如此和谐地存在与同一个人身上。满座的宾客中,早有些按耐不住的人大吹口哨,甚至有人延着脸上去调笑。男子皱了皱秀气的眉,用手中的包裹挡开那人的酒杯,径自朝吧台走去。 
 “Ladys in the lake .”男子开口点了一杯酒,“老板,为什么盯着我看?你这里不是才来了几个新货色?听说都是美人那,像我这样的,怕你早就看腻了吧。” 
 吧台里妖冶的男人眯起一双凤眼,打量着眼前的客人。 
 啧啧,这个没自觉的小妖精,根本都不知到自己有多么的诱人呢。 
 老板笑了起来。“生面孔啊,我这里可从没有喝这么淡的酒的客人。”他上半身趴上吧台,伸手在来人脸上摸了一把,“那么客人,第一次来光顾我的店,想找点儿什么乐子?还是说,你是冲着我手上那几个新货来的,恩?” 
 “老板是聪明人,何必要我多说。”男人巧妙的用酒杯挡住老板不规矩的手,将一叠钱摆上台子,“这里是五十万块,应该不会嫌少吧。” 
 “那是,有生意,我干吗不做?”老板笑得艳丽,把钱从吧台上移进口袋,他推给男人一份名单,“喏,最近的新货都在上面了,你就自己挑吧。”话音刚落,就看到男人的手猛的一颤。老板感兴趣地凑上去:“这么快就有结果了?看来你要找的人很红嘛,这份单子可是我昨天才按照被点名的次数排出来的那。我看看,是哪个小美人儿钩了你的魂。” 
 “哦,原来是Alice啊。他是很好没错啦,可是......”老板为难地看了看后场。 
 “怎么,不方便么?”男人好看的眉皱了起来。 
 “也不是,只要你不在意他的野性子,也不在意和别人一起享用的话。”老板别有深意地笑了笑,“要知道,他的生意可不是一般的好啊。” 
 “...没关系,我自然能把那些人打发走。”不知怎的,男人的声音有些发抖。 
 “那就更我来吧。”老板率先向后场走去......

葵跟着老板穿过曲折的走廊,停在一扇满布秽迹的门前。 
 轻轻推开门,葵呆在门口,瞪大了双眼。 
 尽管在听到老板的话时就已经做了心理准备,但映入眼帘的情景还是让他的心狠狠的痛了。 
 丽...... 
 真的是丽! 
 丽被吊在半空中,手腕被粗绳紧紧束缚,修长的手臂被拉得笔直。头微低着,一头金发散乱在脸上,双眼紧闭,口中还被一团破布堵着。上身与其说是穿着衣服,还不如说只有几根布条裹在身上,被刻意露出的胸前,娇小的两点已被乳夹折磨得红肿充血。而下体则是毫无蔽护的裸露在空气中,两腿内侧满是蜿蜒的血迹。 
 葵咬着嘴唇看着丽身后那个一脸满足的男人,他正在对丽做着天下间最肮脏最无耻的事。随着他的律动,丽被撞得前后摇晃着,身体相撞发出的淫糜声响一下又一下刺痛的亏的心。 
 可葵的双脚却僵硬着不肯挪动哪怕一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个猥琐的男人兴奋地喘着粗气,在丽的身体里达到了高潮。 
闭着眼回味了一会儿高潮的余韵,男人终于放开了丽。抬头看见门口的葵,先是楞了一下,但随即被葵的容貌迷住,淫笑起来:“呦,哪儿来的小美人?Saya,你们这儿又来新货了?”说着,就要走上前去摸葵的脸。而葵只是凝视着丽,凝视着那双紧闭着的美丽眼睛,不躲不闪。 
 “哎呀,野泽先生,这玩笑可不能乱开。”Saya媚笑着挡住男人的手,“人家可是个大方的客人,一出手就是这个数。”Saya伸出一只手,在男人面前晃了晃。 
 “切,有钱的大少爷。”男人虎着脸骂了一句。眼睛一转,又紧紧挨过去,在葵耳边说:“不过你还真有眼光,这家伙的身体好得很,我已经是今天上他的第五个了,他还那么有弹性,啧啧,真是天生的尤物呢~~” 
 感到耳边的热气和扑面而来的酒臭,葵只觉得愤怒在脑中轰的炸开。那些侮辱丽的话,让他瞬间失去了理智。抬手给了淫笑的男人一个狠狠的耳光,打得他跌倒在地,然后趁他怒骂着爬起身来时,一个后踢将他踹出房门,紧接着把门锁上。 
 轻轻走向前,把绑着双手的绳子解开,丽双脚触地却没法站住,瘫软的向丽身上靠去。葵一手搂住丽,一手卸下丽身上的乳夹。将丽凌乱的头发拨开理顺,露出他清瘦的脸颊。 
 他瘦了,瘦了好多......葵看着丽愈见明显的颧骨,眼泪盈满了眼眶。 
 丽,你就是在这里过了十几天吗?什么样的十几天,把你折磨成这个样子?我甚至不敢用点力抱住你,你知道吗?我甚至不敢多用一点力在你身上...... 
 葵闭上眼,不敢细看丽几近半裸的身体上散布的伤痕。把丽横抱起来,轻轻放在床上,在拿出他口中的破布的同时把手指伸了进去,然后不出所料地被紧紧咬住。丽,你这样骄傲的人,要怎么样的忍耐,才能熬过这十几天......任自己的血顺着丽的嘴角流下,葵从口袋中拿出一块洁白的手帕,开始擦拭丽腿间的液体。柔柔地滑过那白皙的肌肤,吸走那些圣洁的血液和肮脏的体液。 
 一切完成之后,葵扶起丽,让他靠在自己怀里。绵密的吻,那样温柔的掠过早已熟悉的眉,眼,鼻,最后停留在那两片干燥而温暖的唇。眼泪,一滴滴打在丽的脸颊,又顺着光滑的曲线落在枕上。 
 终于,丽睁开了眼睛。他愣愣地看着眼前带着泪微笑的男人,松开紧咬的牙关。 
 “葵...是葵吗......”颤抖的声调,宣告的只是他满满的不信。怎么可能是葵?葵,怎么可能找得到这种地方的自己?

“丽。”葵用满是血迹的手拥住他,想要把他拉向自己时,却被一把推开。 
 “为什么是你...为什么是现在!”丽的眼神,充满了哀伤和愤怒,“如果你想救我...为什么不早点来!在我被送到这种地方之前!在我变成这样之前你为什么不来!”为什么,我等了那么久那么久,你始终没有出现,而就在我放弃了的时候,就在我不在奢望被救而只希望快一点死去的时候,偏偏是你看到了我最不堪的样子! 
 “丽......”葵的微笑没有退去,泪却流得更加汹涌,“对不起。我没有什么理由可以为自己辩解。没有保护好你是让我最心痛的一次失败。我却只能对你说对不起......”对不起,我没能阻止那些绑架你的人;对不起,我没法在你受到侮辱以前把你救走;对不起,我无法减轻你内心的伤痛......可是,我现在有多么的庆幸,你知道吗?我们在同一个月亮的照耀下,独自伤痛了那么久,独自流了那么久的泪,独自在心里呼唤了那么久彼此的名字......我终于找到你了。终于,在你还没有受到什么更可怕的折磨之前,在还没有发生什么无法挽回的事之前,我找到你了......“丽,我好害怕,害怕打开了这扇门,却依然不知道你到底在哪里啊!” 
 “葵!”丽伸开手紧紧搂住无声哭泣的葵。他自己的眼泪,浸湿了葵的衣服。 
“丽,我要带你走。”葵拉起丽埋在自己胸口的脸,吻去满脸的泪,“一切都交给我吧,呆会儿你什么都别做,什么都别说。只要...别放开我的手。” 
 丽的脸上出现了久未见的浅笑,轻轻点了点头。 
 葵脱下长长的风衣为丽穿上,拉着他走出房门,来到大厅。大厅里又一次安静下来。几乎所有人都在看着这个奇怪的客人。葵目不斜视地穿过众人,走到吧台,重重甩下两叠钞票。“这是刚才的四倍,我要带他走。”所有人都震惊了,Saya瞪着那些钱,不知说什么好,在这行混了这么多年,从没见过这么大的手笔,毕竟没有人会为了一个小小的男妓认真。可是最震惊的,是丽。吧台上的钱,和葵说出的话,狠狠地撕扯着他的骄傲。连葵...也是用钱来买他的......在这里的这么多天,他从未真正感受到的耻辱一时间全部涌上他的心。没有谁,没有什么能粉碎他的骄傲!任何人的轻视他都可以不在乎!可是,葵是不同的啊......而现在......他自嘲地笑,连葵...也是用钱来买他的呀!葵说的...带他离开,就是指这个吗......丽的心一点一点冻住。他现在才感觉到这个身体的肮脏,以往那些自欺欺人的粉饰,全都被葵一句不经意的话打破。自己,是多么的可笑啊......在这里,有多少人在这个身体上发泄过欲望,有多少人看过自己淫荡的表情,难道这些也可以因为自己的一句“不在乎”就消失的干干净净?就像没有发生过一样吗?他的那种...淫荡的样子已经被葵看到了啊!虽然没有说出口,可是,葵会怎么想他?大家...会怎么想他!突然的巨大压力让丽一阵阵眩晕,几乎连站都站不稳。他颤抖着,想把手从葵手中抽出来。 
 葵发现了丽的僵硬,和他想要抽手的动作。他急急地握紧丽的手,一把把他拉到胸前环拥住。他是知道丽会想些什么的,可现在不是解释的时候,那样只会耽误救丽的时间,自己出的钱虽然多,可是却远远抵不过丽能给这家店带来的暴利。葵只希望自己丢下的钱能让他们愣一阵,争取一点时间。他搂住丽,带着他向门口走去。 
 “慢着,”一个男人堵在了门口,竟是刚才那个“野泽先生”,“想这么就走出去,也未免太瞧不起我们这些弟兄了吧。他们可是冲着你手里这宝贝的名头来的,现在让他们看得着又吃不着,干巴巴地吊着,我这个老大的位子还怎么做?” 
 看着这个明显是因为刚才被打而恼羞成怒,现在故意跟他过不去的男人,葵抿紧了唇,微微叹了口气。果然,还是不能这么轻易就出去啊。他安慰般看了看紧张起来的丽,问到:“你有什么条件。”

 

 

<< 身边,似乎少了什么,没有他熟悉的... / "啊!啊啊!"...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xxxblxxx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