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啊!啊啊!"尖利的变了声的嘶叫,戒癫狂地摆动着自己的腰,双腿不断踢蹬着,想要阻止那个痛苦根源的再次进入. 
 黑衣人皱起眉,立刻就有两个手下走上前来.他们分别跪在戒的两侧,将戒踢动的双腿紧紧夹在胯下,膝盖顶住戒单薄的小腹,两手各拉住戒的两片臀,向相反的方向掰开,把戒已被弄的鲜血淋漓的下身暴露在黑衣人眼前,任由他使用着巨大的凶器. 
 "啊!不...要...啊!!好痛啊!泠太!"泠太,救我啊! 
 "救...救救我,泠太...啊,不!啊啊!!" 
 泠太!泠太!泠太!我宁愿现在就死!我宁愿你现在就杀了我啊! 
 "...啊!"身子僵直的顿住,凄厉的惨叫几乎能穿透厚厚的墙壁.感觉到最柔弱的一点被粗长的尖针狠狠刺穿,那种撕心裂肺的痛终于夺走了戒的意识...... 
 
 
泠太原本低着头,戒的每一声痛叫都化成了他心上一道又一道滴血的伤口。在戒喊出第一声“泠太”,他痛苦的嘶吼也冲口而出。 
 “啊!--”他疯狂地大叫着,用自己的头狠狠地撞着地板,鲜血飞溅出来,“咚咚”的撞击声和着戒一声声的惨叫,纠结成他再也抑制不住的痛。 
 戒!戒!戒!我保护不了你!我竟然真的连你都保护不了!我是...那么那么的心疼着那个脆弱得像瓷娃娃一般的你;我是...那么那么小心地避免你受到伤害,在你那颗比任何人都敏感的心灵上,任何一点小小的伤痕,都会带来比其他人长久的多的痛苦;我是...那么那么幸福着,你接受了我,你对我说你爱我...... 
 可现在呢? 
 我曾经暗暗发誓为你挡掉一切危险,替你经受一切折磨!可现在呢? 
 你被人任意亵玩,我却只能眼睁睁地在旁边看着! 
 眼睁睁地...看着我最心爱的宝贝...在别人手中...一点一点的...支离破碎...... 
 我能为你做些什么?我发的誓有什么用?有什么用! 
 戒......谁能救你...谁能马上把你从这间房子里带走......我愿意用我的一切去换!只求他带你走...带你走! 
 殷红的血流过泠太的眼睛,满目血红中,他看到那些人用水泼醒了晕死过去的戒,解开了绑着戒的绳子。 
 黑衣人从箱子中拿出两个小瓶和一支软膏,顺手从床头柜的花瓶上拿出一支玫瑰,交到手下手中,让他们把刺和花拔掉。 
 “泠太,你选的人还真不错啊。身体这么柔韧,皮肤又好,叫得又诱人。真不知道你怎么忍的住不碰他的。这么可爱的宝贝放在那里不上,多可惜啊。你既然舍不得,不如就让我们代劳吧。”黑衣人边说着,边把两个小瓶打开,在泠太面前晃了晃,“唉,不过刚才玩的太过火了呢,都把他那里弄松了,现在只能用点药来让他紧一点了。”泠太瞪着布满血丝的眼睛,双手抠着坚硬的地面,指甲几乎片片掀翻的十指鲜血直流,可是却又始终无法支撑着自己站起来,只能跪在地上。但他还是竭力想往床边移动。“啧,你骨头还真硬,竟然还能动啊。”黑衣人皱了一下眉,“去,废了他的腿。”“嘭嘭”两声,钢棍狠狠地砸在泠太的胫骨上,身体瞬间失去了支撑,重重跌回地上。 
 身体的疼痛早就麻痹了,真正痛的...是心啊。看着黑衣人将瓶中的药涂遍戒的全身,看着他把那支软膏全部挤进戒体内。胸中一下子空了,心脏紧紧皱缩起来,不再有一丝一毫的跳动。戒...... 
 “戒...你会恨我吗。”泠太闭上眼,喃喃着。他什么都不要看,什么都不要听,只希望折磨能快点过去。然后送戒去医院...... 

等他的伤好了,就带他去北海道散心,好好地样身体。他要向戒求婚,在蜜月旅行里玩遍全世界。玩累了,就回日本。找一个安静的地方住下来,再也不分开。就这样平平静静地...过完下半辈子。 
 泠太笑。把脸藏在臂弯下,没有人能看见他痛苦的笑和满脸的泪水。他们,他和戒,还会有那样的下半辈子吗?这些黑衣人,会放过早已把他们的声音和身形刻在脑海里的自己吗......

戒被冷水激了一下,头隐隐痛着,却还是听清了黑衣人的话。他最终还是逃不过......冰凉的药膏涂在身上,体内,惹起他一阵细细的颤动。 
 不久之后,等到药力发作之后,他会变成怎样的一副媚态?而占有他的人,却不会是泠太啊!越来越恐惧,那样的自己会是多么的陌生和不堪。 
 身体渐渐热起来,血液一点点沸腾着,将那惊人的热度一寸一寸地传到全身的每一处。呼吸越来越急促而艰难,白瓷般的胸膛苦苦地起伏,挣扎着,始终挡不住那噬人的麻痒附骨而至。销魂噬骨的酥麻,而身体就像有无数只小虫在爬动冲撞。每一条血管都像钻进了一条长长的虫子,不停的蠕动着,扭曲着,难忍的奇痒蔓延了戒的全身,连疼痛都无法掩盖。戒咬着牙,紧紧扯住床单,不泄露出一丝呻吟。可是身体的忠实无法隐瞒,他的欲望已然抬头,随着他的微颤而抖动着,不断分泌出透明的体液。 
 黑衣人带着嘲讽的笑,轻弹了下戒的分身。他立刻发出一声惊叫,蜷起了身子。 
 可是一经触发,神志便不是戒可以控制的。向床的深处缩去,床单摩擦在皮肤上,便引得他发出一声声含糊的呜咽。背贴者冰凉的墙壁,却完全无法与身体的热相抵消。 
 好难过......戒眼前只有水蒙蒙的一片,双手不自觉地抓挠着前胸,那被刻意地涂抹过更多春药的两点坚硬地挺立着,麻痒仿佛透过血管渗入骨髓,几千万只小虫在啃咬他的神经,让他在酸麻中沉浮着。“啊......”轻轻的呻吟,灼热的呼吸似乎带走了一些热力,却牵动了他的欲念。再也忍耐不住的戒转身将胸口贴上床单,蠕动着狠狠摩擦起来。几下,便将那一对娇嫩的樱桃磨得通红。麻痒的感觉却越来越强烈。下身涨得发疼,戒缓缓地探手,想要解放自己的欲望,减少一些羞人的抽痛。但黑衣人却不让他如愿。手指一钩,便有两个人走了过来。一人将戒的双手压在头顶,另一个拉住戒的腿,让他平躺下来。 
 “呜!”戒急喘一声,无法触碰到的下体愈来愈热。戒脑中一片空白,只想摆脱着恼人的微痛,他夹紧了双腿,用内侧的皮肤摩擦着分身,同时踢蹬着在床单上磨蹭。修长的腿越动越快,身体微微摆着,戒的喘息越来越粗重,股股热流涌上他的身体,眼看着令人晕眩的高潮就要到了。 
 黑衣人突然一把握住他的分身,大拇指紧紧堵在那小小的出口上。涌上前端的热液瞬间失去了动力,在最虚弱时被阻碍的戒立时发出一声惨叫:“不!--” 
 “不要,放开我!”戒噙着泪,双手双脚都被紧紧按压住,濒临爆发的欲望紧握在手中恶意地搓揉着,却不肯放开堵在前端的手指让他解放。一 阵阵热流急涌上来,又缓缓地沿着身体内部的通道滑下,带来难以忍受的瘙痒。戒却只能在床上扭动着,一丝一毫都不能缓解。 
 黑衣人一边揉捏着手中的硬挺,一边也不忘记挑逗戒身体的其他部分。手指轻轻滑过戒仰起的脖颈,敲打着戒凸出的锁骨,滑下细腻的胸膛,终于爬上那敏感的小小凸起。黑衣人狞笑着,用力一掐—— 
 “啊!”戒猛地缩起身体,却又因为黑衣人的拉扯而被迫展开。“啊!呜恩...啊!啊!”黑衣人的手指不停地玩弄着他一边的乳尖,对另一边的期待视而不见。看着戒在自己手下呻吟,黑衣人邪邪一笑,突然收回了手,才刚从那快要溺死人的快感中得到一些喘息机会的戒,立刻又被春药引起的炽热和奇痒淹没。

对着泠太的身侧踢了一脚,他扬高声调问到:“喂,你是死了,还是在装死?”泠太动了动手指,慢慢睁开眼,目光紧紧粘在毫无知觉的戒的身上:“你们...杀了他?”“怎么会呢?我们可是很怜香惜玉的,他不过是刚才跟我们做的太激烈,现在晕过去了而已。”黑衣人说的阴阳怪气。“是吗......”泠太呼出长长一口气,痴痴地看着床上的人。戒...我现在有一点害怕啊,我虽然一直知道自己对你的感情,却从来都没想过,自己能爱你爱到怎样的程度。今天,终于有一点窥探到自己的心了,可是却不得不马上离开你......戒,如果我死了,你一个人能好好地活下去吗?你能够从...被侮辱的伤痛中走出来吗?我以后都不能陪着你了,我给你留下的那些回忆,那些东西,足够让你坚强吗?我好怕...自己以前做的不够多,不能给你多一点的支持啊......“你是要杀我吧,那就快动手啊。”泠太的目光并没有从戒身上移开,“还是说,你幼稚到觉得这样拿着刀子很好玩?”“好利的嘴,”黑衣人笑了笑,“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刀身捅入泠太的腰侧,脾脏的位置。站起来,拿出电话,黑衣人对接通后的话筒说了句“任务完成”便带着手下悄无声息地离开。 
 客厅里很干净,没有留下一丝一毫他们的痕迹。 
 卧室里静静的。泠太看着自己的血不停地涌出来,身体一阵阵地发冷,却连动一下手指的力气都没有。最后环视一遍,他熟悉的,戒的房间。 
 淡色的半透明窗纱,小小的木制单边窗头柜,铜柄的台灯,乳白的床罩......所有的一切都是他选的。戒的另一边床头,还放着他在戒上次生日时送的,足有一人高的布熊。现在上面沾满了他的血。 
 上次,在戒看到这个布熊的时候,笑得好甜啊...... 
 戒......泠太努力地抬起沉重的头,再一次,最后一次深深地注视自己的宝贝。独一无二的......宝贝。世界上的人再多,却只有一个戒啊......喜欢的人再多,最爱的却只有一个啊......而最爱的人,无论什么时候看起来都是最美的。就像自己看着现在的戒,明明是满身的伤痕,明明是满布泪迹的苍白的脸,自己却还是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他。好美,好美好美的戒......永远像月光那样纯粹,透明,柔和的戒......为什么会爱上他这么没用的人?戒,我替你不值,你为什么会爱上一个...像我这样...连最心爱的东西也无力去保护的人呢...... 
 艰难地移动身体,泠太在地上拖出一条长长的血迹。 
 眼前越来越暗,越来越模糊。视线中唯一还清晰地存在着的,只有戒无力地垂在床边的手。戒......泠太伸长手臂。我爬不动了,戒......可是好想好想,再触碰你一下。哪怕是...只有指尖也好......戒...我好想拥抱着你,或是被你拥抱着死去啊...... 
 满是血污的手僵在半空中,忽然,失去了所有的力气,直直掉落下来...... 
 连最后一次...都碰不到了吗......泠太闭上眼,绽出一个无比苦涩的笑。 
 他没看到,他掉落的手,准确地砸在戒虚弱的手心,不经意的,变成十指紧扣的姿势。就像再也不会分开一
 

 

 
 
 
博客网版权所有
<< Part2 葵忐忑不安地站在门... / ......耳边传来类似电动机的...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xxxblxxx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