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耳边传来类似电动机的嗡嗡声,还有模糊不清的呻吟声. 
 泠太只觉得身体好重,重得连眼睛都睁不开.记忆仿佛是少了一段,就那么空在那里.他怎么也想不起自己现在是在哪. 
 稍微移动了一下,一股激痛立刻从腹部卷了过来.泠太终于想起发生了什么事! 
 他着急地睁开眼,努力撑起被四个人按在地上的身体,往床上望去. 
 可惜的是,他看不到戒的脸.能看到的,只有那根大半插进戒体内的银色电棒. 
 "...戒!---"凄厉的喊声吸引了黑衣人的注意. 
 他转过身,好笑地看着泠太通红的双眼,伸手将电棒的开关开到最大,又向内送进半截. 
 "呜恩!" 
 "不!" 
 戒的闷哼和泠太的叫喊同时传了出来."放开我!放开!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他!"泪流满面的泠太不顾自己的伤口有挣裂的危险,狠命地挥动着双手,想要脱离那几个人的钳制. 
 "这可不能怪我,谁叫你要违约,我本来还想放过他的."黑衣人让出戒的脸,走到床尾看泠太的表情. 
 看着戒苍白脸上布满的泪痕,泠太把自己的嘴唇咬出了血. 
 "让他们放开我!" 
 "放开你?"黑衣人笑着说,"让你再捅我一次?" 
 "放开我,"泠太盯着黑衣人的脸,"我会杀了你的." 
 "你以为我会给你这种机会吗?"黑衣人的薄唇扭曲了起来抬了抬右手,"你们给我好好招呼招呼他!" 
 话音未落,四个手下就已经动起手来.对着泠太受伤失血的身体,他们毫不犹豫的饱以老拳,透着惊人力道的拳头一次次落在泠太的腰背,甚至是受了伤的腹部! 
几拳下来,泠太就喷出一口血,浑身像散了架一样的无力,和痛. 
 "戒......"泠太强逼着自己,不再一次晕过去.他微仰着头注视床上的戒,看着他因所受的侵犯而痛苦地扭动,呻吟...... 
 他的伤,他的痛,要怎么跟戒比?他这样的皮肉伤,要怎么跟戒心上的伤口作比较?泠太忽然觉得自己实在太无能,为什么在那种时候竟然选择了自杀和逃避而不是和戒一起去面对,为什么自己要丢下戒一个人,让他独自去承受这样残酷的现实,自己从什么时候起,竟然变成了这样自私又软弱的人! 
 握紧被自己的血染红的拳,泠太猛的一个翻身,硬是向前冲了几步,带着愤怒和憎恨的拳头精准地挥上黑衣人的侧脸,一拳便把他打翻在地. 
 后面的人立刻上来扯住了泠太,把他向后拖去.一边不断攻击他伤口开裂的肚腹.泠太咳了几声,又吐了一大口血. 
 "你这个该死的!"从地上爬起的黑衣人抬脚把泠太踹了老远,泠太只是在喘了几口气后,笑着看怒气腾腾的黑衣人越走越近. 
 可是才走了几步,黑衣人便又停下了.他若有所思的看着泠太,突然诡异地笑起来. 
 "差点上了你的当,"黑衣人不理会泠太又一次苍白起来的脸色,慢慢踱回床边,把那根折磨了戒差不多一个小时的东西一点一点抽出来,然后又从床头堆放的鼓棒中挑了一根中等的,拿在手里. 
 "你想干什么!"泠太紧张地看着他的动作. 
 "哼,刚才差点让你激怒了,不过我可不笨."黑衣人瞥了瞥泠太,一下子将鼓棒捅入戒的后穴,"与其打你一顿,还不如好好疼爱疼爱他来得有效果."

"!" 
 从戒的身体里传出的惨叫已经无法用任何的词语来形容.原本白里透红的肤色变的恍若透明般的白,薄薄的双唇曾经是那么诱人的粉红色,现在却泛着青紫,牙龈因为用力过度而充血,变成了艳丽的深红...... 
 泠太的心...在戒的惨叫中...漏跳了一拍...... 
 "畜生...你这个畜生!"泠太现在,就像一条被人踩了尾巴的疯狗,"抽...抽出来!把那个东西给我抽出来!" 
 "唉,真是脆弱的不象话."黑衣人摇摇头,将鼓棒抽了出来. 
 抚摸着戒还在不断抽搐的小腹,黑衣人冷酷地吩咐到:"把那个东西拿来." 
 说着,黑衣人戴上了从口袋中拿出的皮手套. 
 泠太仰着头,充血的眼睛紧紧粘住黑衣人手下去而复反的身影. 
 可是...天那...他看到了什么,他看到了什么! 
 那个人手上捧着的,竟然是一个大小如婴儿头部的青黄凤梨! 
 "不,不会的......"泠太呆楞地看着那个从未让他如此恐惧的水果,又看了看黑衣人厚实的手套...... 
 "你猜到了,不是吗?"黑衣人慢悠悠地解开捆住戒双腿的绳子,"我要拿这个凤梨做什么." 
 "不!你不能!你不能这么做!戒受不了,他会死的,他会死的!"泠太哭不出来,泊泊的泪只能往心里流. 
 "为什么要伤害他!为什么!"戒明明是那么善良那么温柔的人,他什么都没有做,为什么要受这样的苦!为什么是戒......他宁愿是自己,是自己啊! 
 "不要......"泠太把头深深埋下,"算我求你......算我求你了!放了戒!" 
 "你说,可能吗?"黑衣人冷笑一声.解下了戒嘴里的束口器. 
 "不要...打泠太....不要......." 
 连气都还没喘匀的戒,受了那么多折磨的戒,一开口,依然像以前一样...... 
 泠太,泠太,不要伤害我的泠太.我的,泠太..... 
 戒!!!!! 
 "呵,还真痴情.好吧,戒,听清楚哦,只要这一轮你能忍着不叫出声,我就放了泠太哦."黑衣人的口气是如此亲切,脸上却连一丝笑容都没有. 
 选出两根戒练鼓时用的大号鼓棒,双手一抖,两根木棒就着先前流出的血顺滑地进入一半.黑衣人抓住鼓棒的尾端,竟毫不在意戒的后穴早已被严重撕裂,还用力地向两边撑开,硬是撑到足以容纳下凤梨的头部,便抓住凤梨的叶子部分,一下塞了进去. "不要啊!----" 
 伴随着泠太的痛叫,戒只感觉下身一麻,然后万点冰凉带着让人声不如死的巨痛栖上了他的身体! 
 好痛! 
 戒的手指在粗糙的木制床柱上狂乱的刮擦,连指甲缝中扎入了木刺都浑然不觉,任其把自己纤细的手指磨得血肉模糊. 
 可是,却没有叫出来. 
 黑衣人阴阴地笑,抽出鼓棒摔在一边.下一秒,便是残酷的凌虐. 
 凤梨一进一出之间,就像一把锋利的刀子在戒体内切割,不多久便被染的鲜红...... 
 好痛,好痛啊! 
 每一次的进入,就像被强硬地插进了千百根尖锐的针,不断在自己的身体里戳刺,勾划;而每一次的退出,那些针又蜕变成了带着倒刺的小钩,死死地拉扯着体内的嫩肉,借着外力拽出体外,几乎让他以为自己会被撕裂成一片片的碎屑. 
 痛! 
 这已经成为他唯一还能想到的字. 
 真的好痛啊.自从认识泠太以后,所有有可能会带来伤痕的事都是由他一手包办,甚至连拿刀切菜这样的事,泠太都小心地叮嘱了再叮嘱,自己,连一丝会受到伤害的可能性都被泠太考虑了再考虑,排除了再排除...... 
 他知道的,自己,很怕痛...... 
 泠太,好痛啊.救我,救救我,泠太! 
 蓦的,直入体内的尖刺狠狠戳在柔软的突起上,沿着脊椎直蹿上来的痛在脑中爆裂开来,让戒再也无法忍受!

 

 

 
博客网版权所有
<< "啊!啊啊!"... / 泠太坐在椅子上,焦急地扫视着包围...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xxxblxxx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