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泠太坐在椅子上,焦急地扫视着包围他的黑衣人,不断的试图让被绑在身后的手解脱出来. 
 戒那边怎么突然这么安静?明明刚才还有听到戒的声音的.想到戒那一声惊恐的尖叫,不祥的预感让泠太的动作更加剧烈. 
 "喂!你们到底想干什么,快放开我!"和绳子久争不下的他终于火起,大吼着:"你们把戒怎么样了?为什么不把我们关在一起!" 
 "嘁,急什么.这么想看你老婆被人干么."黑衣人们没有答话,只有一个人轻声说了一句. 
 可这一句在泠太听来却比任何事都让他疯狂! 
 "什么!你再说一遍!"泠太红了眼睛,一头向门外撞去,可惜没走几步又被推了回来,盛怒的他忍不住破口大骂,"妈的!你们这些畜生!你们要是敢碰他一下,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 
 "戒!你怎么样!回答我,我知道你听得见,回答我啊!"狂乱地挣扎着,吼着,可他希冀的那个熟悉的声音却一直没有响起来. 
 ...戒,你千万不可以有事,一定不可以有事啊! 
 这时,一个黑衣人撞了身边的同伴一下,低声说:"时间到了."那人点了点头,解开绑在椅背上的绳子,一把把泠太拽了起来. 
 "别叫了,这不就带你去见他吗." 
...... 
 "戒......" 
 看到他的第一眼,凌太就几乎要心痛地闭上眼睛. 
 戒竟然是浑身赤裸的被绑在床上,修长的双腿被拉开,向上曲起,和手腕一起被绑在床头上,娇嫩的下体完全暴露在众人眼前...... 

可是最让他心痛的却是,...戒...完全不看他...... 
 在他刚进门的那一个瞬间,戒只是浅浅地看了他一眼,就闭上了眼睛. 
 为什么,戒,你眼中明明就有那么多的痛苦,那么多的羞耻和惊惶,你明明需要我,为什么却在这个时候闭上眼睛,把我关在你的心门之外?你明明...就是希望我救你的啊! 
 "你们对他说了什么?"泠太的声音不带丝毫感情. 
 黑衣人的头儿坐在床边,手指流连在戒幼滑的肌肤上,享受着戒又羞又愤的颤抖. 
 听见泠太的问话,他"呵呵"笑了起来. 
 "真是个生涩的小东西,"他说,"不过也真痴情.为了保护你,不被我们杀掉,他宁愿用自己来换." 
 "他用自己来换......"泠太的声音出奇的平静,他只是走到床边,静静地看着 
戒,"这样你们就会罢手吗?" 
 "你说呢?"黑衣人挑起眉看他. 
 "你这个...笨蛋......,早就说过你太单纯,太容易骗,你为什么不信?"泠太一步步走向那张床,"你怎么能就这样答应,怎么能!你为什么不想想,他们在骗你!他们一直在骗你!"泠太声嘶力竭地吼着,从不轻易示人的泪,也出现在眼眶中,"为什么不回答我?戒!" 
 "没用的,他耳朵里有耳塞,听不见的." 
 泠太的泪再也忍不住,他弯下腰,眼泪一滴滴落在戒脸上,却没有让他停下. 
 慢慢的,他靠近戒;轻轻的,他在戒的额头上落下一个无比温柔的吻...... 
在泠太刚进门的时候,戒闭上了眼睛. 
 他不能看,他不能用这样的姿态去面对泠太,他怕看到泠太眼中的蔑视或漠然,他更怕自己会在那一瞬间崩溃! 
 所以,他闭上眼,抿紧了嘴.他不能在那些黑衣人面前示弱,哪怕泠太不会再像以前一样对他. 
 突然,一阵火热袭上他的额头,又慢慢转成冰凉.随着温度的下降,温热的气息吹上他的皮肤,两片湿软的东西贴上额头.他倏地睁开眼睛. 
 泠太?泠太!熟悉的脸就停在正上方,而贴着自己的,是他的唇...... 
 泠太在吻他!泠太竟然吻了他!他原本以为泠太不会再...... 
 泠太直起了身,微笑的脸上还带着泪痕. 
 他哭了......戒想起刚才的那阵火热,那是...泠太的泪水吗? 
 "泠太..."戒那双黑得颤人心魂的眼睛直视着泠太,"别哭."

...... 
 为首的黑衣人让属下拉开泠太,自己用束口器将戒的嘴堵住.拍拍戒紧绷的双腿,斜眼看向泠太:"那,泠太,你还没有要过他,是不是?" 
 说着,一只手沿着戒身体的曲线,抚到了他被迫张开的密所,手指不安分地在那个羞人的地方浅浅进出,勾缠. 
 陌生的刺激折磨着戒敏感的身体,他不自觉地蜷缩起来,借着身体的紧张来抑制涌到口中的喘息. 
 猛然尖锐的刺痛取代了原本的膨胀感,火辣辣的疼痛窜上脑门,戒的身体僵硬地抖了起来口中也传来强忍的呻吟. 
 "住手!"泠太疯了般喊叫着,挣动着,却无法靠近戒一丝一毫.只能看着戒被撕裂的下体流出的血液染红了洁白的床单. 
 "真是处男的身体啊,才三根手指就完坏掉了."黑衣人抽出手指,甩掉上面的血丝和肠液. 
 "够了!放了戒!随你们怎么对我都可以,放了他!"泠太冲他喉到. 
 "别急啊,我正准备和你谈谈这件事呢."黑衣人好整似暇地转过身,笑着对泠太说. 
 "你要说什么?"泠太警觉地看着他. 
 "去把那个拿过来."黑衣人下巴一抬,一个大箱子被抬了进来.黑色的皮箱打开,让泠太瞬间停了呼吸. 
 那都是些什么啊!皮绳,电棒,粗大的男根模型......各种各样,大大小小的用具放了满满一箱! 
 这种东西,泠太在网上看到的太多!他们,他们难道准备用这些东西把戒! 
 "混蛋!你这是什么意思!"泠太握拳的手因为用力过度而颤抖. 
 "你是个聪明人,难道还不明白我想干什么?"黑衣人伸手在皮箱中拨弄,"只要你答应我的条件,并且做到它,我就可以保证不伤害戒.不过,如果你做不到,戒可就要受苦了."他冲泠太挥了挥手中的电棒,诡异地笑了一下."说不定皮箱中的什么东西,就会出现在你最不想见到的地方.比如,戒的......" 
 "闭嘴!"泠太闭上眼睛,狠狠地咬紧牙关.不伤害戒,他们以为他还会相信他们不会伤害戒吗!只是无论怎样,他都无法看着戒被折磨......如果他能做到他们的要求,说不定...... 
 "条件...是什么?" 
 "其实也不难,只要你和我的手下打上一架,如果你赢了,我们立刻就走.但要小心,可千万别让自己受伤,你身上的每一道伤痕,我都会让它以另一种形式,在戒身上体现出来." 
 仿佛是要故意嘲笑泠太一样,四个黑衣人从衣服里掏出了雪亮的匕首. 
 该死的!他要他赤手空拳的和四个人搏斗!还要毫发无伤!他怎么可能做到!浑身上下只有一点足球底子的他,凭什么去和四个手持利器的人打!万一受了伤,那岂不是连累了戒? 
 泠太开始恨自己,恨自己为什么不是葵那样的剑道高手,如果是葵,如果是葵的话......该死的!他早知道他们的身份不安全,他为什么没有去学些什么来防身,他现在...连最心爱的人都保护不了!

"好吧,我答应."良久,才听到泠太闷闷的声音. 
 "去把他的手放开."黑衣人对手下说,接着看向泠太,"我给你个奖励好了."双手在戒耳边停留了一会儿,再拿开时手上就多了一副耳塞. 
 "你可别发出太大的叫声,刺激到戒可就不好了呢." 
 四个黑衣人围住了泠太,宛若实质的冰冷杀气却没有让他动容.他依旧低着头. 
 "既然你答应,我们不如现在就开始吧,我想,你也愿意速战速决吧." 
 话音一落,四个人就从不同的方向扑向了泠太.泠太死死盯着冲来的黑衣人,借着自己原来玩足球时练出来的灵活,险险地躲避. 
 可让人没有想到的是,他的身体虽然不断做着躲避的动作,嘴中却说着让人吃惊的话. 
 "戒,如果有人问我,有没有最后悔的一天,我想,大概就是今天了." 
 "我好后悔没有阻止得了你,让你开了门;我好后悔明知自己没有能力保护你,还悠悠闲闲的,不放在心上;我后悔,自己没有早一点,要了你.现在,却让你来承受这样的耻辱......"泠太看向戒,戒的眼中盈满了泪水,只是看着他轻轻摇头,"可是戒,无论发生了什么,以后还会发生什么,你要相信,我从来没有后悔爱上你,从来没有后悔跟你在一起......"所以,原谅我.戒,原谅我,别...恨我...... 
 本来已被逼到墙角的泠太突然发难,他矮身避过一个人挥来的匕首,猛的向前一冲,反应不及的黑衣人竟给他冲倒一个,匕首也落入泠太手中. 
 泠太向床边冲去,手中的匕首毫不停顿的送入那个为首的黑衣人的身体中,再拔出来,已是血红一片.泠太冷冷地看着他到下,唇边逸出凄苦的笑. 
 他转向戒,清楚地看见他脸上的乞求和阻止,可手的动作却没有停下.锋利的匕首,就这么轻易地,没入他自己的身体. 
 戒,不要怪我,和四个人,我不可能赢.到最后,只会伤了你.与其要我看着你受伤害,我宁愿拼一拼.只要杀了他们的首领,不,哪怕只有伤了也好,我就可以把他们的注意力,引到我身上来. 
 好可笑,从来没想过会杀人,从来没想过会死,没想到,今天,却好象全都要实践的样子了...... 
 眼前一阵模糊,泠太就这么倒了下去...... 
 ....... 
 泠太...泠太! 
 不!醒醒!不要吓我,泠太! 
 戒疯狂地挣扎着,恐惧和焦急的泪水不停地从眼中涌出. 
 泠太,你怎么可以这样!如果你死了,那我之前所做的一切牺牲又算什么?算什么!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把我一个人丢下来......你怎么可以就这样不管我了...... 
 泠太,我放弃的一切,全部都是为了你啊! 
 "嘁!"黑衣人的头儿竟然又爬了起来,"臭小子,竟然敢撞我.你以为用这种玉石具焚的方法,戒就不会有事了吗?"他从怀中掏出已经半空的血袋,狠狠地踹了泠太几脚. 
 "喂,给他止血,让他就这么死了岂不是太无趣了."他走到还在扭动的戒身边,墨镜后看不见的眼睛,散发着有若实质的杀气,"我可不会再对你客气了,小东西.毕竟是你的泠太先违约的,不是吗?"

 

 

 
博客网版权所有
<< ......耳边传来类似电动机的... / 透露下,公子不是腐人,银子驱使,...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xxxblxxx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