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园里很漂亮,充满了法国的气息。 Ruki和戒跟在葵和丽的后面。花园里穿着正装还在交谈的人们忽然安静下来,接着是一阵惊叹。 “葵先生身边的是丽?!” “是啊,好漂亮,居然是这么漂亮的男人啊。” “传说中的设计主管?!好漂亮,我还以为是个胡子邋遢的流浪艺人呢。” “后面那两个是?…” “听说有一个是葵八年以前在美国慈善机构捐款之后领养的儿子呢…” “啊?…葵先生这么年轻就…真是可惜?那么是哪一个呢?…” “不知道哎…” “我猜是穿蓝色和服的那个,很有王子的样子啊…” 艳丽的玫瑰花瓣从天而降。落在丽的睫毛,丽妩媚地笑着,葵轻轻帮他拿下去。这一切,戒看在眼里。 “这个就是葵先生家的两位少爷吧。”一个穿着白色西装的男人端着香槟走到葵面前。葵回过头,才看到戒。戒依旧微笑着,“葵…父亲……”戒看了眼丽,又改了口。Ruki叫了声叔叔,似有些不情愿。 “葵,你的儿子真是越来越漂亮啊。”丽走到戒的面前,俯下身,用水一样的眼光看着戒,“戒好久不见了,今年应该是有17岁了吧。”听到这里,戒和葵对视了一下,戒的眼睛慌忙躲开。 “我和丽还有些事情要谈,这里是丽的家,你们不要到处乱跑。”葵看了眼已经走到一边等着他的丽,又转过来俯身下来,“戒,尤其是你,穿成这样,小心一点,呵呵。一会儿我回来找你。”葵温柔地笑着
PART1销魂宴 日本,三重县鸟羽市海滨。 下午4点30分。黑色MAYBACH62S停在花园外,里面走出一个穿着白色运动服的男孩,乌黑的短发。另一个稍矮一些,牛仔裤,黑色T-shirt,带着棒球帽,里面钻出几绺不安分的红发。 “七点左右我会再来接两位少爷的。”佐摘下墨镜说,很恭敬。 “好,一会儿见。”戒一边按着院外的门铃,一边挥着手臂,微笑。 “啊!Ruki……”戒还没反应过来,差点儿摔到在台阶上,“你,你不要拉我。” Ruki眼看戒要摔到,停了下来,拉着戒的手。“你和他傻笑什么。”…戒一脸不解,用无辜的眼神看着Ruki,Ruki忽然有些脸红。“算了,你没事吧。”Ruki看了眼戒,迅速转身朝院子里白色的别墅走去。“我没事,呵呵。”戒只是腼腆地笑了笑。 “戒少爷总是那么温和,可是…Ruki少爷就。” 远处,佐无奈地推了推墨镜。 车开走了。“两位少爷回来了啊。”说话的人穿着白色女仆装。 Ruki依旧沉默,解着鞋带。 “嗯。”戒小心地把包递给眼前这个跪着的女孩。“铃子,你穿白色的裙子很漂亮呢。” 女孩抿着嘴笑,“谢谢少爷。” Ruki瞟。 “木瓜汁和可乐已经准备好了,一会儿美子会给两位少爷端来。”铃子接过Ruki丢过来的书包。“少爷们可以先回房洗个澡,水已经准备好了。”一个穿鹅黄色长裙的女孩走过来。 戒接过美子手里的两杯饮料,把可乐递给Ruki。“辛苦你
再说这些日子葵的情况,丽虽然日夜照顾,无微不至。公司那边也出钱全力救治,葵的病仍然是日益恶化。院方说,这种急性的白血病最多撑不过两个月。虽然有不少歌迷愿意捐骨髓给葵,但是配型很难符合,而且手术的风险确实很大的。面对这样的葵,丽终究也束手无策,尽管心里已经痛得不能呼吸,却还是要忍耐。他知道,自己不能在葵面前倒下去,平日里温柔的丽,此时变得那么坚强。而流鬼怎四处奔波,向国际医疗机构求助,希望能够尽全力挽回葵的生命……将近一个月里,持续的高烧、贫血、呕吐、肺部感染和关节疼痛早已折磨得葵不成人形,精神也几近崩溃。眼看平日里沉稳的老大哥,变得越来越脆弱。这次葵也是好不容易才求医生放他来看戒一眼,其实,只要是葵要求的,丽都会竭尽一切去办到,无论他心里是什么样的感觉。丽的爱似乎从来都是这样,好像是妥协,事实上是坚强……“戒,葵来看你了……”丽扶着一定要走着进来的葵。这样的葵,好像当初泠太生病时的戒。原来,这真的是,爱。“戒……”葵尽量用有力量的声音去说话,可干哑的声音,让他想要咳嗽。“葵你来看我啦,我住院那么久都没见你来看我啦……”说着,戒朝着葵说话的方向看去,“葵你过来啊,我最近好想你噢。”葵欣慰地看着戒脸上挂着熟悉的笑容,这是……田边的笑。葵被丽搀扶着走到戒的床边坐下,葵玩笑地掐了掐戒的脸。戒象征性地“哎呦”了一声,一切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葵,戒现在看不见了。葵,你最近好么,怎么都没来看我呢?”戒一连担心,问个不停。“你发烧了是么,好了没有?是不是为了看我就耽误休息
轻轻推开病房的门,戒还靠在床上,那么静。白净的脸迎着阳光,那么美。看得泠太有些痴了,痴得想流泪。他这么完美,竟然爱上了自己,然后…被自己害成现在这个样子。听到门的声音,戒转过头来,脸上是久别的微笑,仍然漂亮、纯净。“Reita,是你么?…”是的,戒看不到了。泠太看着戒冲自己笑,温和得让整个冬天升温。一双黑幽幽水汪汪的眼睛看着自己的方向,焦距却在更远的身后…“戒…”泠太快步走过去,“是我,我来了。”拉住戒伸向自己这边的手,很紧很紧地抱住了他。…忽然就泪流满面。某个晚上…“戒,你摸,这个Tady熊…已经洗干净了。”“好软啊…好舒服。”戒的脸贴在长毛茸上,真是可爱得不得了。他还是个孩子,笑得好甜好甜,那么纯洁。“戒,你会好起来的……”泠太心疼地搂着戒,手抚着他柔软的头发。“……”“戒,你怎么了。”“Reita,我好想摸摸你,你的脸,可以么?”戒的声音透着不做作的撒娇。“嗯…”泠太很轻地拉起戒的手,好像那是一捧水,柔软还有些单薄的手拂过自己的脸…戒乌黑的眼睛在月光下更是让人心中一颤,白得有些病容的脸,纯纯的笑着…只是这笑容,在戒的双手触到泠太时,霎那间消失了…“泠太,你瘦了。”戒的手滑下来,搂住泠太的脖子,一下子倒在了他怀里……额头顶着布条还算宽厚的胸膛,好暖,眼泪止不住又顺
此处文字颠覆。 含HH、SM、乱伦、诱僧etc. 不萌勿入。 人物设定: 原乐队关系不予保留。 葵(28):某戒(17)的养父和某小鬼(16)的叔叔。 丽(28):某葵公司设计主管兼职情人。 泠太(20):某带发修行僧人,法号?…明朗。 老米(20):某葵商业对手。 情结取向:U→A→K→Re。 M→Ru→K。楔子 水蓝之媚(AK) 美国新泽西州BLUE&SONG海滨别墅区。 又一个早上。 阳光已经晒进了二楼,慵懒地在宽敞的睡房里铺开。 淡蓝色的墙总是在这个时候格外明朗,上面瓷制的壁灯还亮着浅浅的白光。乳白色百褶的床单垂到鹅黄的长毛地毯上,干净得有些晃眼。 水蓝的蕾丝帐子里,睡着一个最多十岁出头的男孩。 “呃……”下体忽然袭来的欲望,让男孩皱了皱清秀的眉头。淡蓝的阳光倒映在男孩还带着睡意的大眼睛里,黑得让人心中一颤。“父…父亲。”他先是惊讶地看着眼前这个男人,随后红着脸低下了头。 男孩拉起被子,身体蜷缩在帐子的一角。 “不是说过了,不要叫我父亲。要叫我‘葵’,我有那么老么?呵呵。”葵的手掀起男孩的上衣,炙热的呼吸吹在男孩脸上。柔软的舌头,舔舐着他胸前粉红的凸起。另一只手伸进男孩蓝色的睡裤里,在那个最敏感的地方,不断磨蹭。“真是听话,越来越硬。” “啊…不要…呃…”不成熟的身体被陌生的快感充斥着“不要…葵…呃…不要!不可以!”男孩瘦弱的身体没能推开葵,一个踉跄摔倒了地毯上。 葵
楔子BY楼主“清明&hellip...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楔子BY楼主“清明…”我在叫你。“清明…”曾经的我,还痴痴地以为,只要你爱我,我们就永远不会有距离…也从没,像现在这样了解…原来,“生”与“死”竟真的…那么不可逾越…四年的时间,我已经数不清了,你有多少个夜里,像这样惊醒,喊着我的名字。你睁大的眼睛,望着我的方向,焦距却落在我身后,冰冷、惨白的墙上。混杂着绝望和恐惧的目光,像烈日灼烧着我,刺穿我,痛彻心肺。我拼命让自己坚强,不再哭泣。即便我知道,你再也看不到我,听不到我,感觉不到我…我,不再敢走近你的梦,看到连那一方幻境,也都是…我的模样,哭的、笑的,却不是现在的……我已经,没有勇气,再听到满身是血的你,嘴里却说出一句:“幸好…不是颜颜。”你让泪水,那么轻易就夺眶而出。你以为,永远不会有人看得到,这么狼狈的你、脆弱的你、几乎崩溃的你,只因为,失去了我…我的手颤抖的伸过去,怎么也擦不到你的脸…“清明…我的清明…”天啊!是什么?!一定要在我与你之间划上这样的鸿沟!如果,真的是我们做错了什么,也请再给我一次机会!只一次…让我能抱着你,吻你,求你…能为了我好好活下去,别再折磨自己。让我能够告诉你,我还爱你。我…最终也只能对着你苦笑,我自己的嘲笑。“清明…我已经死了…死了……”我还是…只能静静地看着你。你会先去洗个冷水澡吧,然后,喝掉冰箱里所有的啤酒,就
大街上车水马龙,戒感到的却是铺天盖地的无助。……我要怎么做…Reita我要怎么爱你…… 一辆又一辆的车,从摇摇晃晃的戒身边开过去,看得丽心惊胆战。 …… …… “戒!你冷静!”葵的手想要伸过去,又猛地收回来。他太远了,来不及触碰,就会消失。 “戒,!不要!”丽的沙哑声音被楼顶呼啸风吹得一干二净。 “Reita,如果要用我的身体,来换你能接受我的爱…戒,愿意啊。或许,只要戒Reita一样,Reita就不会嫌弃我了。我死,泠太才能回到原来的泠太…” 戒单薄的身体,斜坐在白色的护栏上,只要再向前一步,一个角度的倾斜……丽、葵、小鬼,如果还有泠太,这将是他们不能想象的崩溃。 风中,零乱的戒的衣衫、戒的头发、戒的……思绪 戒,愿意… 戒只为了等一个人,等到这个人……就不顾一切去争取,不是么… 可是,戒,却如葵一样的,舍了… 舍了,却不是,舍得了… 戒的泪水,划破天空。尖锐的阳光,割在情的伤口。 如今的葵,终于读懂了戒眼中的那种灵气。 他就如同那幻化人形的狐狸…只是……他为了不去错过……宁可伤害自己…… “不要!” “不要!” 还没等葵冲上去,戒已经从七楼阳台跳了下去… 风好清爽……就像Reita吻着戒一
漂亮的满月挂在窗外…&hell...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漂亮的满月挂在窗外……公寓的二楼,是个“高不成低不就”的地方,看不到好的景色。梧桐枯老的枝丫把满月割成零乱破碎的瓷片,散落在窗外墨色的天空。它淡薄微弱的光晕,穿过额前湖绿色的长发,更加零乱破碎地落到男人有些褪色的金色眼瞳中。男人的眉头稍蹙了一下,显出平日里少有的英气,又很快恢复了平静。他低下头,扶在窗台上白皙的手指,指节被燃尽的烟烫得微微泛红。男人抬起头,继续望着窗外。左手从风衣的口袋中,取出一个镶着鳞片一样翠蓝色贝壳的打火机,点燃了他今晚第四支“MILD SEVEN”(七星),中指上白色雕花的戒指,被火光映成了幽幽的蓝色。男人深深地吸了一口,窗前渐渐回到了刚才的烟气缭绕,凝涩的空气变得流动起来。古老的座钟,敲响了它今日的最后一声。钟声在环抱了整个空旷的校园之后,传到男人戴着耳机的耳朵里。这一次,男人让吸进的烟,在口中含起、渗透。然后,他拉开窗户,缓缓呼出,好似一片灵静的湖水吐纳着水雾。有些酥麻的舌尖,舔了舔薄薄的唇。一阵冷风流入口齿之间。另一阵,则在抚过他棱角分明的脸颊后,向后掀起他柔软的长发。忽然,耳机里传来一阵细小的嘈杂,随之传来的是两个并不成熟的男生对话。男人起先是皱了皱眉,嘴角却扬起一个温柔的弧度。他用他不带有任何情绪的声音,清淡地说了一句:“原来,你的自由,也是多余的。”“砰”的一声,窗子拉上。刚刚还肆虐在风里的烟,瞬时又缩成一条蜿蜒的蛇,爬上天花板。男人转身向屋子深处走去。徒留下,月光水一样流泻在地板上,似有不甘地涌动着。黑漆漆的角落里,只有一个红色的光斑,时隐时现。……学校的另一边,钟声响彻中空的教学楼。就连楼墙上,只剩下麻绳一样的枝条的藤萝,也瑟瑟发抖。那藤萝,似乎从久远的过去,就爬上了这里,不知经历了多少
三 一个月后…&helli...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三 一个月后…… 是…金属落在地板上的声音。 “你滚,我不想看见你这副白痴样!”不知谁招惹了泠太,让他这么歇斯底里(你不知道?众人瞟= =) ,“你天天那样可怜巴巴地装给谁看,我不用你来同情我!你还是早点儿把我踢出Gaze更顺心吧!省得这个残废每天只会拖累你!反正你是队长,不过一句话的事情!不要跟我在这儿惺惺作态!” “Reita!你怎么可以和戒说这样的话!”丽听到这种持续了不少日子的动静,终于忍不下去了,慌忙跑过来,扶起被推倒的戒。“你居然对他动粗!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丽眼看就要冲上去,“你不要以为伤成这样子我就不敢揍你!”…(火爆,传闻某A被肉体的消息的反应?= =|||)“不要!丽你别!”戒过去拉住火冒三丈的丽,“我没事,真的没事…”戒红着眼圈走到布条后面,抱住轮椅上的泠太…… “泠太,我爱你,不论你什么样子…戒,永远守着你。戒永远永远要你,无论你是什么样子。”戒的同他的心一样柔软的黑发在泠太的脸上磨蹭,湿湿的,还带着泪水吧。 泠太转过轮椅,金属制的扶手狠狠地撞了小戒一下。“你要我?!你是对仗就可以说这种话么?!我不要你!我不喜欢你!我从来都没喜欢过你!一点儿也没有过!我是个正常的男人,怎么会喜欢你这样的人!你滚!你滚!……”…… 这一个月,泠太被诊断为胫骨断裂,很难愈合。医生说,如果恢复得不好…下半生就要在轮椅上度过。 “什么?!那混账打了你么!
The Start女孩,竟然是坐在水族箱上的。一条很大的银龙在水里来回游荡,红色的灯光从箱里映到她修长的网着丝袜的双腿上,来回摇晃,纠缠着银白色的卷发。蓝色的灯光打在她脸上,看上去,也只有十七八岁的样子。黑色的指甲敲打在箱盖上,节奏显得有些诡异。这时,门开了。“我只留一只就够了。这只,头发好软噢,看上去也很乖的样子,给神原那家伙送去。嗯…我来驯服那只,小豹子,呵呵。”侍者带进来的,是两个五六岁模样的男孩。女孩取下头上两段红色的丝带,系在男孩的手上。一左,一右…PART 1刚碰到冰凉的楼梯扶手,男孩的手就触电似的,又缩了回来。自己借口跑出来,却只随便套了件单薄的衬衣。秋夜的风从楼下缕缕的钻上来。男孩下意识地紧了紧领口。“好冷啊…”。教学楼里黑漆漆,静得仿佛只有那座老中的叹息。月光从右手边廊子尽头的落地窗外倾泻进来,映在地上一个泛着寒光拖得很长的十字。向前跑了几步,男孩终于看到了在清亮的满月前,斜靠在墙上,是个同自己一般大的身影。“景夕?…是景夕么?…”男孩的声音,在空旷的大厅里,显得有些苍白。窗边的影子侧过来,浅金色的发丝荡在与海天同色的眸子前。“田边?!”……“景夕!”冷光下,田边的嘴角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好似,日月同辉。“真的是你!”“你来做什么?”(笨蛋,当然是千里迢迢来找你= =)。景夕别过头,又望向窗外。田边黑得本有些空灵的瞳孔中,掠过一丝失落。可很快又恢复了往日的清澈。嘴角依然带着微笑,甜甜的。“喂,问你不去睡觉来做什么?!”……景夕有些沙哑的声音,又

xxxblxxx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最近来访( 0 )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